做你敢做的人。
[HP翻译]幸运的恐吓

标题:幸运的恐吓

作者:alisanne

译者:本Wordy

配对:Harry Potter/Draco Malfoy

等级:R

简介:魁地奇赛场的明星Draco Malfoy收到了死亡恐吓。有趣的是,他相信唯一能找出罪犯的人是傲罗Harry Potter

Part 1

“噢,Potter。”Robards在Harry走进他办公室时抬起头来,“我有个新任务要交给你。”

“是什么先生?”

Robards咯咯笑起来,“你会喜欢的。”

“哦?”Harry本能地警觉起来,“听上去不怎么样。”

Robards指了指他桌子前的椅子,然后将一本文件夹丢了过去,“大案子。一个著名的魁地奇运动员最近一直收到恐吓信,他希望傲罗能保护他。”

Harry挑起眉毛,翻开文件夹。“谁——?哦,不,”他轻声说,快速扫了一眼文件内容,“你确定他找的是我?”

Robards点点头。“他特别指名你,”他说道,语气干巴巴的,“你和法尔茅斯猎鹰队那个声名狼藉的找球手间有什么事是需要告诉我们的么?”

“不,先生。”Harry把文件夹塞进袍子里,“我们是同学,但我有好多年没和他说过话了。他为什么要找我?”

“谁知道呢?”Robards笑了笑,“也许你可以在去猎鹰队总部报到调查时问问他。”他在一张羊皮纸上写了些什么,又抬起头来,“好吧,你还在等什么?去保护Draco Malfoy吧。”

Harry摇了摇头,“是的,先生。”他边说边走了出去。为什么总是Malfoy呢?



~*~*~

“好的,就是这样!”猎鹰队的教练Martin叫道,“很棒的训练,伙计们。现在去更衣室吧。”

队员们和其他人都开始着陆了,除了Draco,他还在空中转着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几分钟后他忽然俯冲下去,条件反射般又开始按照练习计划训练起来。

“哦!Malfoy!拜托,练习几百年前就结束了。”

Draco吃了一惊,接着他意识到只有他一个人还在飞行。他开始降落,“好吧,看好你的内裤别让它掉下来了。”说着便着陆了。Draco拿起他的飞天扫帚,从Martin身旁走了过去。


“你到底怎么了?”Martin抓住他的胳臂,“你还好么?你最近一直都心不在焉的。”

Draco甩开他的手,“因为死亡威胁信,”他气呼呼地说。

Martin假模假样地举起手作投降状,“好吧,但别让这事影响你的比赛,好么?”

“梅林不会答应的,”Draco冷冷地说,“那么,如果你没别的要说了,我就去冲澡了。”

“其他人应该都洗好了,”Martin在他身后叫道。

“那就是说我能一个人用那地方了。我可以安安静静地舒舒服服地洗个澡了。”Draco低声说。在他走到更衣室时,他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下来,魁地奇装备被他丢在了留给队养小精灵清洗的一堆东西里。他叹了一口气,对着龙头挥了挥魔杖,然后终于在走进热水时放松了下来。


他慢慢地给自己打着肥皂,享受着把自己洗干净的感觉,还有滑溜溜的手划过酸痛肌肉时的感觉。Draco微微仰起头,在头发上抹上香波,然后冲洗干净。


水依然冲刷着他的身体,Draco舔了舔嘴唇,想着接下来该干什么。Potter应该很快就要来了,而Draco不需要任何……干扰。


他的下|身已经有点硬了,颤动着。Draco很快的摸了自己一下。在Potter来之前我真的有时间手|淫一次么?


Draco咬着嘴唇止住一声呻吟,慢慢地、享受般地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他闭起眼睛靠在瓷砖墙上。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出现在他的脑海里,黑色的头发,宽厚的肩膀,那男人向他伸出手,帮着他。那男人靠过来,在Draco的耳边讲着些邪恶的话,弄得Draco连连呻吟,手上的动作也更快了。


“妈的,”Draco低声叫到,他的手狠狠地动着,拇指划过顶端以得到更多的刺激。“啊——”

“为我释放吧,Draco,”他想象中的男人低声说到,而在Draco的脑海里,一双绿色的眼睛正凝视着他。


“Potter!”Draco喘息着,然后他就攀上了巅峰,精|液全都溅在了瓷砖墙上。他坐倒在公共大浴室的地板上,双眼迷蒙地看着精|液顺着排水沟流走。


Draco喘着气坐了一会儿,忽然僵住了。这儿还有其他人在,他能听见动静。“是谁?”他说着,站了起来,“谁在那儿?”



Part 2

“Malfoy?”

该死的。Draco认出了那个声音。“Potter?”

“是的,我得和你谈谈——”Potter绕过墙角停了下来,他瞪起眼睛,“真该死,你还光着身子!”

Potter的反应实在太好笑了,所以Draco笑了出来。他都忘记Potter说话有多直白了。“是啊,”他一边愉快地说着,一边推开Potter走了过去。“洗澡的时候我习惯光着身子。难道格林芬多的人洗澡都喜欢穿着衣服?”他向Potter挑了挑眉毛,然后拿起一条毛巾,“难怪。”

不出所料,Potter脸红了。“混球。我只是没想到而已。”

幸好我在他来之前自|慰好了。Draco很快地擦干身体,穿上裤子,但当他抬头看向Potter时,Potter正用一种饿鬼般的眼神盯着他。Draco忍不住笑了,“喜欢你看到的么?”

Potter眨了下眼睛,别开视线。“我,呃……抱歉。对了,我们能开始了么?那个……跟我说一下你最近收到的恐吓信。”

Draco打了个寒颤。哦是的。那些东西。“我不仅能跟你说说,Potter,”他说,“我还能拿给你看。跟我来。”




Harry仔细检查了一下桌上的一沓羊皮纸,他抬起头来看着Malfoy,“你收到这玩意儿多久了?”

“大约一个礼拜。”Malfoy叹了口气,“我只是运气好找了个好工作,然后就开始收到这些了。一开始我以为是开玩笑的,但是几天前我们队在比赛时发生了一起袭击事件。你听说过么?”

“嗯。就是你们痛殴加农大炮队那场,对么?”想到那件事Harry就笑了。

Malfoy点点头,“就是那场。”他咧开嘴笑起来,“看来你在看联盟赛。”

“Ron是加农大炮队的头号粉丝。他去看了那场比赛然后跟我说了。”

Malfoy吹了声口哨,“Weasley是加农的粉丝?真希望我在和他们比赛时就知道这事,那样胜利会更让人高兴的。”
“混小子,”Harry含混地说了一句以掩饰他的笑意,“所以有人想在那场比赛后给你下咒?”Malfoy点了点头,于是Harry继续说道,“我读了傲罗的报告;你很走运逃过一劫。你有没有查过信上的咒语和魔法?”

“当然了,”Malfoy瞪起眼睛,“我又不是白痴,Potter。”

Harry装作没听见,“有什么发现?”

“没有,”Malfoy站起身,“我想傲罗应该有办法追踪到发信人,但我可没这本事。”

“黑魔法也没办法?”Harry尽力让他的语气听起来自然些。

Malfoy侧过头,“就算我试过了吧,但我也没成功啊,所以才会找你们。”

“是啊,”Harry咬住自己的嘴唇,“我会解决这事的。”

Malfoy笑了一下,“随便吧。要喝茶么?看起来你得花些时间。”

“嗯,好吧。”

在Malfoy招来家养小精灵吩咐上茶的时候,Harry乘机会观察了一下Malfoy的公寓,至少看了一下他能看到的地方。房间的装饰很有品位,用了咖啡色和奶油色,房间里还有很舒服的椅子和毛茸茸的地毯;因为之前Malfoy直接把他拽进屋子带到堆满恐吓信的桌子边,他都没机会好好观察一番。那之后他一直都在和Malfoy处理公事。

“给。”Draco递给他一杯茶。

Harry抿了一口,闭起眼睛,“嗯,真棒。”他忽然睁开眼睛,“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如何泡茶的?”

“多年的观察。”Malfoy看上去有点尴尬,有那么一瞬间Harry觉得他脸红了,“所以你从这些东西里发现什么新线索了么?”他指了指那些信,问到。

Harry摇摇头,想要换个话题,等他们又聊起公事的时候,Harry努力想要忘记Darco在浴室里叫着他的名字高|潮的样子。



“你到底在干嘛?”Draco走出场地,低声吼道。

“保护你,”Potter回答,“有什么关系呢?你怕我比你早发现金色飞贼?我只是在工作,你没必要觉得受到了威胁,Malfoy。”

“说得像真的一样。”Draco跳上他的飞天扫帚飞了起来。Potter已经暗中保护他好几天了,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越长,Draco就越难掩饰Harry对他的吸引力。


Draco从他的优势位置观察了一下场地,试着别去想Potter在哪里。他正穿着隐形衣,想要引诱攻击者,呃,发动攻击。然而Draco只想到在Potter从他的视线里消失前,他穿着皮衣的样子非常帅气,该死的家伙。


猎鹰队正在和他们的劲敌艾波比箭翎对比赛。Draco打算彻底击败箭翎对的找球手,Roger Dorkins。他很讨厌Dorkins,对方也一样讨厌他。


比赛开始了,Draco开始走神,就跟以前一样,他开始想象Potter在床上会是什么样子。

因此,当他一眼瞥到一抹金色时,他犹豫了一下,Dorkins于是有足够的时间追了过去, 而Draco在后面穷追不舍。

金色飞贼引着他们离开了场地飞进树林,但是Draco依然紧紧追在后面,直到金色飞贼忽然转身朝Draco直直飞去。Draco大笑着伸手去抓它,但是在摸到球的一瞬间,他就受到了咒语的攻击。

“你耍阴的!”他大叫着摔向地面。

Dorkins只是朝他咧嘴一笑,接着又向金色飞贼冲了过去,但是在Potter凭空出现的一刹那他的奸笑声就变成了尖叫;Potter一手抓住Dorkins,一手抓住了金色飞贼。

“Potter!”Draco大叫。

Potter挥了挥魔杖,Draco忽然就停住了,他在离地面只有几英尺高的地方盘旋起来。Draco闭上眼睛,放松地呼出一口气。他这一辈子头一次这么庆幸没什么事情是Potter做不到的。但是他不会跟我做,真可惜。




Part 3


“只是一场简单的魁地奇竞争,”Robards说到。

Draco挑起一根眉毛,“根本没这么简单。我一直在想为什么他对我的恨意那么像个人恩怨。谁知道那是因为我父亲向威森加摩最高法庭供认说他叔叔是个食死徒呢?”
“相比我们接到的一些案子,这个真的是非常简单。”Robards笑了笑,“无论如何,我们已经成功解决这事了,所以Harry也不用再做你的私人保镖了。”Robards在他的椅子上坐下,“你究竟为什么特别指名他呢?我问过别人,很显然你们俩以前是死对头。”

Draco别开眼睛。“因为我知道他能找出罪犯。还能有其他原因么?”Draco站起身来,“我可以走了吧?”

Robards歪了歪头,“祝你愉快。”


在Robards的办公室外,Draco寻找了一下那颗熟悉的毛茸茸的脑袋,但是他叹了一口气,没找到。我想,我得找点别的方法来见他——


“Mal——Draco!”

Draco转过身,看到Potter急急向他跑来,“怎么了?”

“那个,嗯,既然我已经不是你的私人保镖了,我想问你点事。”

“要问什么?”

“我第一次去找你的那天晚上我看到你在洗澡,我,呃,听到了一点东西。”

Draco睁大了眼睛,“你什么?”他闭起眼睛。真够丢脸的。

“我听见你叫我的名字。”Potter轻声说,接着就把Draco拉进了隐蔽的小房间里。“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在戏弄我?”

Draco凝视着Potter的眼睛,他知道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受对方吸引的。他笑起来,凑近了Potter,“那天晚上我只是在戏弄我自己而已*1,”他柔声说道,“为什么这么问?”

“哦。”Potter舔了舔嘴唇,“那么你能不能考虑和我一起吃顿晚餐,既然我已经,你知道,没有在做你的案子了。”

“我干嘛要和你一起吃晚餐?”

Potter咧嘴笑了笑,“因为我花了很多时间边想你边戏弄我自己,”他承认道。

Draco忍不住回给他一个笑容。格林芬多的诚实品质真是好得没话说。“我会考虑的。”他深吸一口气,“意大利菜怎么样?我知道我公寓街角那里有家很棒的店。”

“太棒了。”Potter眉开眼笑,然后他伸手握紧了Draco的手,Draco觉得他心里某一处柔软了下来。“那么,我能问你些事情么?”

“当然。”

“你为什么指名我?”
Draco愣了一下。Robards问是一回事,毕竟这事跟他没有关系,可是现在是Potter在问,所以……“我指名你,是因为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你都会保护我的。”他勾起唇角笑了起来,“你一直都在保护我。”


Potter愣了一会儿,终于点了点头。当他们一起走出魔法部时,Draco想那些恐吓对他来说到底算不算幸运的呢?


【-Fin-】
Posted by 两言
comment:0   trackback:0
[【Dear Wizards】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ariesnanako.blog127.fc2blog.us/tb.php/7-7e894fa6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