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敢做的人。
[HP原创]Lonely Planet孤单星球(Destination One)
题目:Lonely Planet孤单星球(1/5)
作者:本Wordy
配对:DH
分级:NC-17
申明:归JKR所有,是我的倒好了……
配乐:《Lonely Planet》 by The The
警告:嗯,某些细节可能会和事实有出入,忽视忽视XD

简介:辞去傲罗工作后,Harry带着几本《Lonely Planet》踏上了一段麻瓜式的旅程。

Destination One: Rome, Italy

Lord, take me by the hand

Lead me through these desert sands

To the shores of a promised land

Harry拖着行李走上往市中心的火车。

车厢有些昏暗,窗外的阳光却过于奔放,藤蔓的阴影蜷曲在玻璃窗上。

空气里有一种人类摩肩接踵的气息,不好闻,但让人舒服,Harry揉着鼻子想。

他找到自己的车厢,里面已经坐着几个人。穿着浅蓝色长袍的修女们向他微笑,他腼腆地点头致意。

Harry撑着头看窗外浓密的绿意。窗棂的木纹里藏着经年的褐色,他伸出手指绕着纹路细细摩挲。阳光抚过他纤细的下颚,黑发散发金光。

年纪小的修女聚在一起快活地聊天。年长一些的坐在一旁读一本小书,沉静而矜持。

试图和他说话的小修女打起手势,可Harry不明白意大利语,他只能用浓重的伦敦腔道歉。

Poesia说你有一双漂亮的绿眼睛,孩子。比她母亲留下的祖母绿还要浓郁的颜色。”年长的修女用不纯熟的英语向他解释,“上帝给了你一件美好的礼物。”

“谢谢,”亚平宁金色的阳光吻红了他的脸。

他拿出一本《Lonely Planet》,递给老修女,“我该去哪些地方看看?”

“在爱之城*1你该跟着心走。”

Harry收回手,“看来我来错了地方。”

“或者跟着气味,”修女温和地微笑,“干酪或是冰激凌。”

Harry哈哈大笑起来。

到站的时候,有个小修女塞给Harry一块奶糖,然后快步躲到女伴的身后去。

Harry向她们挥手道别。

“你若软弱,靠他胸前,主必看顾你。*2”老修女亲吻Harry的额头,“祝福你,孩子。”

~*~*~

西班牙台阶上坐满了人。

Harry靠在角落里咬汉堡,就在他身前的一级台阶上,一对情侣正在亲吻。

他把包装纸揉成一团,朝着那对年轻男人的后脑勺比划了两下,最终还是放进了外套的口袋里。

他不是很明白为何这些宽窄不一的台阶会成为那么多人偎依相靠的选择。

也许女孩子们都在等着他们的格里高利·派克*3Harry为了这个想法笑了一下,也或许只是因为从台阶上望着广场中央的破船喷泉有一种生疏的美感。

你在高处看着它被清蓝的水溢满,却永远不会沉没。

人们闲散地走过,而你沉浸在同一种平静安稳里。

尤其当你身旁还有另一个人。

意大利的下午两点半,没有人在工作。

Harry起身拍了拍裤子,走下台阶。

~*~*~

付了12欧元,进入竞技场。

古旧的石头上满是风化后斑驳而久远的伤痕,往日的喧嚣与激狂化作无声的咆哮,在每一处缝隙里轰鸣。

游人按下快门,而它肃穆不语,徒留全然的寂静与厚重。

我是我背景前的一棵树,我只是我众多的口中那最先缄默的一张Harry想起了这句诗。

无论受过多少膜拜,辉煌和黯淡都只是过往,知晓,却无从理解。

Harry抚过粗糙的石壁,凹陷而下的岁月疤痕和他左肩上的那个伤口有点像,那是某次失败的傲罗任务里留下的。

人们安慰他,却也毫不掩饰失望与疑惑。

他们不断地告诉他,下一次,你会做得更好。

却没有人问一问他是否愿意继续;却没有人温柔地亲吻他自责与疼痛的眉间。

因为没有人愿意相信平庸。

因为没有人只把Harry·Potter看做Harry·Potter

所有人都看着他,却不是因为爱。

尊崇的仰视,或是少之又少的来自朋友的理解——但,那都不是爱。

Harry转身快步离去,这空旷庞大的石城令他窒息。

仿佛在看着哀恸的自己。

~*~*~

露天的咖啡馆里,Harry要了一杯摩卡,他并不喜欢太过苦涩的滋味。

路边的花店传来甜蜜的香气,植株充满生命力的绿色延伸在街道两侧。

Harry伸出一只脚,于是他的磨损严重的运动鞋暴露在了耀目的光线下,而他的腿,他整个人,依旧安然地倚在藤椅里遮阳伞下令人安心的阴影里。

咖啡馆就在竞技场的对面,抬头,那座古老的建筑物在蓝天下无声地轰鸣回响。Harry忽然想起了魁地奇球场。它们有一些像。

椭圆形的天空离繁杂的世界如此遥远,他所要做的只是飞驰、追逐甚至嘶吼。

无关生存的自由和纯粹的胜利。

还有那个人恼火时撅起的嘴和得意时毫不做作的笑脸。

一群少年用网兜提着足球跑过。

浸透阳光的肤色,羊角骨般细瘦的脚踝,还有少年人特有的低哑与尖细交杂的嗓音。

介于男孩与男人间的青涩神态是如此的性感且充满煽动性,以至于Harry的脑海里不可抑制地浮现当年那些尚且年轻的身影。

他举杯一口饮尽咖啡,被烫了舌头,只得同路边的那只老狗一样吐出舌头来缓解又麻又痛的感觉。

那狗晃了晃皱巴巴的脸,像是在对他摇头。

Harry一边咬着舌尖一边挥动拳头,然后笑了出来。

~*~*~

橘红色的灯光一闪一闪,空气里有电流轻细的滋滋声。

Harry趴在旅馆白色的大床上给两个好友写明信片。

那是路边摊上粗糙劣质的印刷品,也难怪Hermoine总说他品味不好。

而事实上,Harry十分中意那些印得模模糊糊的图片,就像是水彩洇上了水,和事实相差很远。

他把写好的放在桌子上,准备第二天一起寄到Hermoine在麻瓜伦敦的地址去。

剩下那张的图片上是圣彼得镣铐教堂。

Harry咬着笔杆想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落笔。

关灯睡觉前,他胡乱地把明信片塞进了背包的夹袋里。

~*~*~

第二天Harry醒得很早。

旅馆和善的老板娘围着围裙给他端上香浓的咖啡、大块的Pane Toscano*4以及熏火腿,Harry抓了抓自己毛茸茸的头发,回以她一个感谢的笑容。

“你喜欢这儿么?”

“是的。”

热情,慵懒,平和。

这里有着Harry热爱或渴望的特质。

“那你一定要去许愿池,背过身从肩上投一枚硬币,罗马将再次拥抱你。”

“又或者抛三枚,”在餐桌边看报纸的老板朝他眨眼,像极了Dumbledore,“第一枚代表找到恋人,第二枚代表得到真爱,第三枚则是终成眷属。”

Harry咬着不含盐的大块面包含糊地点头。

~*~*~

高大的海神架着骏马宛若奔驰,诸神环绕四周,这散乱的礁石仿若他们惬意的故园。

Harry几乎要为许愿池边的长队惊叹了。

人们拿出硬币转过身,快乐而虔诚地向后抛出一条银色的弧线。

他踌躇着看向人群。

是的,人太多了,这很蠢,而且不会有用……

他在为自己的转身离开寻找理由。

然而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对他尖叫,‘三枚,Harry,三枚就是幸福!’

好吧,虽然这真的挺傻的,但……没有人会知道的……

Harry把手伸进口袋里,却只摸到一枚银币。他苦涩地对自己摇了摇头。

一双骨节漂亮的手出现在他的眼前,上面躺着两枚闪着暗光的硬币。

Harry有些惊讶地转过头。

金发的男人露出漂亮而揶揄的笑容,“这样你就有了三枚。”

“呃,”Harry把手插回口袋里,“不用了。”

男人看了他一会儿,拉着他的手臂往离许愿池更近的地方拽去,“来吧,来吧。”

Harry有些尴尬地把手臂从男人有力的掌控中抽回,“你怎么在这儿?”

Draco·Malfoy勾起嘴角,“很显然,我在旅行。”

“你?在一座麻瓜城市?”

“唔,”Draco耸肩,“别说得好像我不敢来麻瓜城市旅游一样。”

Harry摇头,“我只是觉得你对麻瓜们的,嗯,事情应该都不太了解?而且你现在不该在这儿。”他垂下眼睛,试图忽略阳光打碎在Draco白金色头发上的明晃晃的光晕。

“我该在哪儿?伦敦?Malfoy庄园?”男人拉了Harry一把,示意他跟上自己,“会有人帮我做好那些麻烦事的。”

Harry点头,虽然Draco背着身完全看不到。

他抬起头打量男人的背影。Draco穿着蓝白条纹的POLO衫和米白色的休闲裤——和周围那些男人们没什么两样——但他该死的迷人。

“那么……”Harry扯了扯自己那完全没有下滑的背包带子,“嗯……那么,再见,Draco。”

“什么?”金发男人回过身讶异地看着他,“你再说一遍。”

“呃……再见?”

Draco眯起灰蓝色的眼睛,“Harry·Potter,你的冷淡会让麻瓜们蒙羞。”

迷惑地绿眼睛望向他。

“来场单身汉的旅行如何?就我们俩。”

“不,”Harry神经质般地再次扯着他的包带,“我打算独自旅行……一个人。你怎么找到我的?”

“我可没有找你,Harry,我只是碰巧遇到了你。”

“我猜也是……”Harry小声地说。

Draco给了他一个疑惑的表情,随即问,“那么,我们之后去哪儿?”

“我说了——”

“哦!”Draco小声的惊呼打断了Harry,他顺着男人的视线看向水池边正在拥吻的情侣。

“那姑娘投进了三个硬币,然后男人冲上去吻她。”

Harry原以为会在Draco的脸上看到一个招牌式嘲讽地假笑,然而金发男人露出的是一个温和的浅笑。

“真没想到你是个浪漫主义者,Draco。”

“别告诉我你不是。”Draco再次去拉Harry的手臂,两人穿过人群来到了池边,“给,投进去,然后我们去别处。”

Harry叹了口气,转身向后扔了一枚。

“嘿,还有两枚没扔呢。”

“不,一枚就够了。能够再来一次罗马就不错了。”

“哦~Draco拖长了音调,“不是为了找到恋人?”

他说着转过身,抛出了三枚硬币。

“终成眷属,”他看向池底明晃晃的一大片银色,“三枚硬币而已,别那么吝啬,救世主。”

Harry小小地咂了一下嘴,“别这么叫我。还有这不是吝啬,我只是不需要而已。”

“是么?”Draco的目光在Harry脸上流连了一会儿,然后转开了头。

~*~*~

“博格斯美术馆?哦,Harry,你让我刮目相看,艺术气质……”

“闭嘴,Draco。”

“嗯嗯,”男人孩子气地对自己淡粉色的嘴做了个上锁的动作,Harry在意识到自己盯着那嘴唇看时慌忙撇开眼睛。

白色的大理石雕像。那女神仰头化作月桂,俊美的太阳神无力地试图挽回。

“《阿波罗和达芙》*5?希腊神话?”Draco翻开手里的鉴赏指南。

“没错。是贝尼尼根据这个故事创作的。”Harry仰着头,看向阿波罗惊讶而悲伤的侧脸。

姿态轻盈的二人宛若相携而舞,却抵不过女神眼中的抗拒与冷漠。她柔软的胸脯附上了薄薄的树皮,伸展的手臂化作月桂清冷的枝叶。而那深爱她的男人却只能无望地止步。

“这真可悲,”Harry轻声说,“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达芙妮要逃开他。”

“丘比特的恶作剧,”Draco扯扯嘴角,“的确很恶劣。”

“这就是命运不是么……”Harry转身向别的藏品走去。

现在、此刻,他要离那个金发的男人远一点。

然而他甚至没有资格做那个逃离的月桂女神,他不过是一个求而不得,唯有无望离开的可怜虫。

他害怕Draco会发现他感同身受的眼神,或是自怜自哀的惨淡笑容。不该这样。

抛下工作、离开魔法世界、独自旅行……不都是为了远离这个男人么?

不都是为了在以后,能以无谓的面孔面对他么?

而现在,Harry甚至还没弄明白,为何他的个人旅行里忽然就多出了这个令他无数次陷入怔愣的身影。

真的不该这样。

Harry?”Draco跟上了他的脚步,“麻瓜的艺术,令人惊叹。”

Harry盯着某幅画看,敷衍地嗯了两声。

“也许我们该去看看《大卫》*6?那也是贝尼尼的杰作——而且很性感。”

“《大卫》很愤怒。而且他一点都……好吧,不那么得性感。”

“因为他那里很小?”Draco挑眉,“你可真挑剔。”

Harry感到他脖子上的脉搏疯狂地跳动起来,脸颊烫得几乎令他晕眩,“我……”他小声地反驳。

“得了,Harry,”Draco凑近他,声音低沉而蛊惑,“人人都知道,你是弯的。”

Harry猛地推开他,“那你不该离我那么近。”

“哦,”Draco无谓地耸肩,“其实我并不是那么得在乎。”

“你不在乎?”

“事实上,我觉得这很有趣,”他的眼睛转成深灰色,“很有趣。”

Harry惊讶地倒抽一口气。

“哈,Harry,我是新一届的魔法部副部长!记得我的竞选口号么?”

“温和的自由。”

Draco拉着Harry向门口走去,“没错,你有这自由。”

‘可我没有你……’Harry想要挥开Draco的手,可是他的手腕处仿佛燃起一把火来,这接触令他无从拒绝。

~*~*~

“面对埃曼纽尔二世纪念堂,沿右手边的马赛洛剧场大街走大约15分钟,就到了科斯美汀圣母教堂……”Harry从旅行指南上抬起视线,朝四周望了望,“很好,我们迷路了。”

Draco捂住额头,“你这个路痴。”

“嘿!在你出现之前我还没在罗马城迷过路呢!”

金发男人无力地挥挥手,“那现在怎么办?”额发垂在他的眼前,Draco撅起嘴,“我饿得要命。”

Harry不自觉地笑起来。

“真该让那些人来看看。潜入敌方的英雄、Malfoy家的继承人、开明优雅的魔法部副部长——现在就像个闹别扭的小孩一样在路边撒娇……”

他猛地停了下来,期望着自己过于宠溺的语气没有被注意到。

Draco抬头看了看Harry,他的手臂忽然就环上了Harry的脖子。绿眼睛猛然睁大,Harry觉得自己一瞬间无法呼吸了,“就算是给临时导游的礼物好了。”Draco压向Harry,阻止他的挣动。

‘哦,我的天……’

他能闻到Draco身上清爽的香气。

“你得陪我旅行,不是么?”

“我以为只是罗马!”Harry努力将自己从Draco的身边拉开,找了个民居门口的小台阶坐下来。

“当然不。下一站你准备去哪儿?”

Harry挫败地揉乱自己的黑发,“Draco……我真的,需要,独自的旅行。”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该死的就是不想陪着你到处跑!”

“我没有到处跑,”Draco挨着他坐下,“你选择地点,我会跟着你到处跑的。”

‘天呢,他为什么就不能让我一个人呆着呢……’

Draco……”

“是的,Harry?”

“下个月,就在下个月,你就要结婚了,”Harry强迫自己看着男人的眼睛,“你不该在这儿,不该跟我一起旅行,你应该在Malfoy庄园里,筹办你的婚礼。”

Draco沉默地看着他。

“我不管你是为了什么跑出来的,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遇到了我……总之我并不想要你这个同行的人。”

Draco摇头,“Harry……”

Draco·Malfoy,我很固执,即使是RonHermione也没法强迫我做我不愿意的事情——何况是你。我们的关系的确比学生时代好了很多——但也仅此而已。现在,我想要一个人旅行,不需要任何人的打扰,”‘尤其是你的,’他在心里说,“所以,我请求你,要么回去,要么独自去继续你最后的单身汉之旅,总之别再跟我同路了。”

“这就是你要说的?”

Harry将哀伤的绿眼睛藏进额发的阴影里,“没错。”

男人起身,给了他一个戏谑的笑,离开了。

~*~*~

绕过错综复杂的街道,Harry最终还是找到了那个名扬世界的小小教堂。

他站在“真理之口”前,那张半张着嘴的面孔看上去近乎可笑,因为太多的人曾将手伸进那张嘴里,石头显得异常光亮。

后面有人在催他,“嘿,你只有两分钟,小伙子。”

Harry记得《罗马假日》里的格里高利·派克佯装手被咬断的场景,他当然也知道那些传说。

关于谎言,或是——

“把手放进‘真理之口’,心中默念爱人的名字七声,如果手没有被咬,就代表你对这一段爱情是真诚的。”

队伍旁,一个棕色头发的年轻男人正百无聊赖地读着宣传手册。

他抬头对Harry笑了笑,“要不要试试?”

“真蠢。”Harry准备走开了。

“你的姑娘真可怜,你一定不是真心爱她……”

Harry瞪了男人一眼,“这与你无关。”

“来吧,试试吧?”男人忽略队伍里催促的声音,“这很有趣。”

“那你可以自己来试。”

男人眨眨眼,“我?我当然会试的,而且我才不会默念呢——那看上去像是懦夫的行为——等等,”他歪过头挑起嘴角,“让我想想……也许……一场暗恋?哦,难怪你不愿意了,因为没用?”

Harry被男人无礼的话弄得很恼火。

“这----关!”

“噢噢,好吧,”男人耸肩,压低声音补充了一句,“胆小鬼。”

Harry猛地把手伸进那张评判真心的大嘴里——“Draco!”

然而他无法继续了。

Harry轻轻叹了口气,慢慢离开了队伍。

棕发的男人轻拍他的肩膀,“我,呃,很抱歉……?哦不你哭了?!”

Harry抬起头,他当然没有哭——如果忽略绿眼睛里无法抑制的水汽的话。

无需“真理之口”的评判,也无需大声说出。

因为事实太过明晰,他深爱着Draco·Malfoy

可那男人,再不可能是他的了。

-TBC-

*1:把拉丁词根Amor倒过来写就成了Roma(罗马)。Amor(爱摩尔)是古罗马爱神Cupid(丘比特)的别名,也因此这里将罗马称为爱之城。

*2:一首赞美诗。

*3:《罗马假日》里派克和赫本就有在西班牙台阶上的著名镜头。

*4:即后文的不加盐的大面包

*5:贝尼尼作品之一,描写在爱神的作弄下,阿波罗爱上达芙妮而达芙妮惊惶逃离化作月桂的故事。

*6:贝尼尼作品之一,某器官被刻画的很小,所以这里Draco以此调笑= =【也许是贝尼尼沿袭了古罗马的观点?当时他们就会刻意小化……【捂脸

Posted by 两言
comment:0   trackback:0
[【Dear Wizards】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ariesnanako.blog127.fc2blog.us/tb.php/29-c258804b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