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敢做的人。
[HP翻译]背弃Bad Faith(5/6)

题目:背弃(5/6)

作者:nishizono

译者:本Wordy

配对:Severus/Lucius

等级:R

简介:Severus Snape12岁时,Lucius Malfoy第一次对他微笑

5/6

Lucius Malfoy二十四岁的时候,Severus Snape第一次背叛了他。

~*~*~

Lucius Malfoy二十四岁的时候,Severus Snape第一次背叛了他。

那是大会的第三天,参与者们都聚集在宴会大厅里吃午餐。男人们三三两两地站着抽雪茄,讨论着早晨的讲座,而女人们则成群结队地在一起议论着那些男人。Severus靠在墙边,觉得这情景有一种模糊的似曾相识的感觉。

他那孤芳自赏般的独处是被一道极其引人注目的金色的出现打断的,Severus发现他的注意力只能集中在Lucius Malfoy的身上。

虽然他们一直都装作两人间的事情已经回归了正常(或者至少在他们二人间是正常的),但从那一晚在客房里两人间更倾向于单方面的冲突之后,Lucius就一直没有触碰过Severus。尽管这件事情就同所有其他事一样,看上去对Malfoy继承人一点影响都没有,Severus却是非常的在意。

Narcissa就在Lucius的身边,她的手臂闲适地挽着他的,Severus觉得在自己看到他和她在一起时,一根讨厌的极度的针芒就会插进胸口里。他们俩在一起看上去非常自在,每当Lucius朝她露出迷人的开心的微笑时,Severus都会紧紧咬住牙齿来克制自己想要挖出她那双漂亮的蓝眼睛的冲动。

“你过得开心么?”一声轻柔的嗓音在他身旁响起,Severus跳了起来。他转头看到Rabastan正看着他轻笑,笑容非常温暖。

“我不是故意要吓你的,”他抱歉地说。

“你没吓到我,”Severus一边快速回答一边完全没必要地顺直着自己的袍子。

Rabastan的笑容变大了,但他没有再说些什么,Severus很赞赏这男人的判断力。

沉默降临至两人之间,Severus不自在地动了动,想要找点话说。自从那夜他们在马尔福庄园的门厅接吻之后,他就没和Rabastan说过话,而他相信Rabastan也明白Severus对他的回避并不是无意而为的。对于Severus而言,他对此真的感到很糟糕;他真心地喜欢Rabastan,但他就是没办法用合适的语句明确地向这个安静而充满希望的年轻男人解释,在两人的这段交情中,他们期待的东西并不一样。

由于Bellatrix Black的靠近,Severus可以不必完成他交谈的义务了。他无所事事地想,这两个人里面,到底谁才是更无害一些的那个恶魔呢?

Severus,你在这儿!”她嘶哑地笑着大叫,漫步走近Severus并且将她的手臂环上他的手臂,脸上还挂着一个耀眼的笑容。“我一直在到处找你,”她低声说着向他靠过去。

Severus在内心叹息了一声。就好像Rabastan的爱恋和Lucius的疏远还不够似的,Bellatrix似乎正试图在最不恰当的时机里偷袭Severus——更不必说她在说话的同时还明显地想要把自己在人力允许范围内尽可能地往Severus身上贴。事实上,她又试了一次,她在靠向Severus神神秘秘地轻声说着天知道什么八卦事情的时候,把腿紧紧贴住他的。

Severus抬头瞥向周围的时候,Rabastan狡黠地朝他眨了眨眼睛,就像在马尔福庄园那次晚饭时私下里的微笑一样。尽管他并不想这么做,但Severus还是感到自己的唇角微微地扬起了,他调转开了视线,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Bellatrix的喋喋不休上。

终于,Bellatrix闲晃着离开去找下一个受害者了。Severus大声地舒了一口气。另一个男人回应了一声叹息,这令他感到有点好笑。

“我怀疑她的精力有没有用完的时候,”Rabastan说,他不耐地摇着头,但看上去温柔而亲切。

“对此我表示怀疑,”Severus干巴巴地回答。

“你瞧,Severus,关于那天晚上,”Rabastan突然说,Severus感到他身体的每一块肌肉都绷紧了,“我很抱歉在你毫无防备时那样做,我一般不会那么直接,但是——好吧,我真的喜欢你。”

Severus吞了口口水,看向别处。

他一直在默默期望这男人别引出这个特殊的话题来,但如今,之后的交谈是无可避免的了,Severus绞尽脑汁想要想出一个合适的回答。他不可能轻轻松松地说出他想说的话(‘我们两之间不可能发生什么,因为我爱的是Lucius Malfoy’),所以他决定用第二合适的回答。

“我承认,你令我很惊讶;我没有想到那个晚上会是那样结束的,”他小心地说,Rabastan看上去非常的懊悔,Severus决定安慰他一下。

“但我喜欢你的陪伴,如果让一个傻乎乎的吻断送我们的友谊就太可惜了,”他说,而当Rabastan朝他微笑时,他感到异常得轻松。

“我很高兴,Severus,我是说真的,”Rabastan说。

就在Severus打算换一个不怎么敏感的话题时,他看到NarcissaLucius的身旁走开,朝他们走了过来。Severus立刻警觉起来,他眯起眼睛看着那个金发女孩,但她只是在离他们还有几英尺远的地方站定时,礼貌地微笑着对两人点了点头。

Rabastan,”她开口,她那轻柔的嗓音使得Severus想要晃晃她,“能否让我和Severus单独谈一会儿?”

Severus瞪着Rabastan,无声地请求男人别把他一个人留下和Narcissa呆在一起,然而Rabastan眼里带着无声的歉意看向Seveurs恳请地目光,他微微鞠了一躬,然后漫步走进人群。Severus无声地诅咒了一番那个男人离开的样子,而后下决心迎接一场对抗。

令他惊讶的是,Narcissa几乎是在友好的微笑着,她环住了他的手臂。Severus因为她举止上的突然转变而非常震惊,以至于他只是任由自己被带着穿过宴会大厅,来到了一个无人的露台。

当他们单独相处时,Narcissa放开了他,但她的表情依旧是非常坦诚而友好的。Severus疑惑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然后眨了眨眼睛移开了视线,他那狂乱的头脑里正在上演各种严密的阴谋论,绝大多数都与他自己即将到来的厄运有关。

Severus,我必须道歉,我们俩之间从一开始就不太顺利,”她说,Severus因为她那荒谬的潜台词而喷了口气。

她礼貌地假装没注意到这些,继续说,“我承认我经常会武断地下评判,但Lucius对你的评价很高,而你也在过去这三天里证明了自己是个相当有才华的年轻人。”

听到这话,Severus又将目光转回了她的身上,他本相信自己会在那双令人恼火的蓝眼睛里看到一些嘲讽的神情,但他没有。Severus感受自己应该宽容一些,他回答,“我恐怕我对你也并不公正。”

Narcissa温和地对他微笑,并且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臂,然后在一张矮桌旁边看上去很舒服的椅子上坐下。

“陪我坐一会儿,”她说,并且指了指她身旁的另外一张椅子,Severus僵硬地坐下了。

“那么,我看到你和Rabastan在谈话,”她说着一边靠近Severus一边降低了音量,她眼里的闪烁着的光芒会让Dumbledore无地自容的。

Severus感到自己脸红了,但是与Narcissa所猜测的原因完全不一样。金发女孩咯咯的笑了。

“他很喜欢你,你知道,”她继续说,“在过去三天里他一直在谈论你。”

Severus不确定自己对此该做何反应,所以他只是在椅子上不自在地动了动,移开视线盯着己的鞋子,他从眼角看着Narcissa

“听到这个你看上去似乎不是太高兴。我还以为你喜欢他?”她好奇地说,她那漂亮的嘴唇因为皱眉思考而垂了下来。

‘你不能相信她!你敢再说什么试试,你这个白痴!’

“我的确喜欢他,但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喜欢。”他回答。

‘白痴。’

“我明白了,”Narcissa慢慢地说,她的眉毛蹙在一起,似乎在脑海里将Severus的话重复了一遍。一段长长的令人不自在地沉默。就在Severus准备站起来离开时,金发女孩再次开口。


“你有其他喜欢的人,对不对?”

Severus愣住了。

‘狗屎。妈的。该死。’

Narcissa又一次咯咯笑起来,Severus感到自己的下巴咬紧了。

“是谁?”她兴奋地低声问,“是不是Bella?是Bella,对不对?来吧,你可以告诉我。”

Severus犯了个致命的错误,就在他拼命想要找出一个令她满意的解释时他保持着沉默。

Narcissa似乎曲解了她的沉默,把它当作了默认,因为她的漂亮的小脸上露出一个狡黠的微笑,然后她倾身过去兴奋地低语,“我想我知道该怎么为你们俩解决问题。”

‘妈的。’

Narcissa靠近,将手捂在Severus的耳边,开始向他诉说她的计划。

~*~*~

Lucius在那夜晚些时候令Severus惊讶了一下。他在最后一场工作坊结束后满不在乎地踱到Severus的身旁,用手臂环住他的肩膀。

Severus此时正沉浸在和来自德姆斯特朗的一位魔药大师的辩论之中,他因为这突然的触碰而仿佛被烫着了似的跳了起来——而从这突如其来的从他的肩膀处直接蔓延至小腹的热度判断,对于自己身上被金发男人触碰的地方都在发红这一点,他完全不会感到惊讶。

Sevrus,跟我来,我有东西要给你看,”Lucius说,Severus恼火地看到那个熟悉的邪恶的微笑正挂在金发男人的嘴唇上。他与Narcissa早些时候的谈话已经够让他紧张不安的了,而且他依然因为Lucius对他的忽视在生气。

他有一点想要叫Lucius滚蛋,但是和他谈话的那位教授已经礼貌地鞠躬离开了,而那个金发男人正在兴奋地拉着他的手。

“好吧,好吧,我回跟你去的,”Severus皱起眉,尽管他的怒火已经在Lucius不顾礼仪地快速拉着他往门厅处幻影移行的地点走去时就消散了。

Lucius只在他们离开去马尔福庄园的几秒钟里放开了一下Severus的手,接着他又飞快地再次抓住Severus的手把他往餐厅拉去。如果Severus是会为这种事情妥协的人的话,那他一定会因为Lucius孩子气的热切而笑出来。

他们在厚重的橡木门前停了下来,Lucius转身面向他,为了要控制住自己的兴奋,他的胸口一起一伏的。

“闭上眼睛,”金发男人说,Severus皱起眉。

“拜托,”Lucius哀求到,他微微地撅起下唇,“绝对值得,我保证。”

‘我咒这该死的撅嘴咒到死’

Severus故意对这个要求表现出一声恼火的叹息,但他顺从地闭起了眼睛。一小会儿后,在Lucius挥舞魔杖打开门时,一股空气刷过Severus的脸,Severus因为金发男人会不顾麻烦在自己闭着眼睛时弄出这样一个戏剧化的场景而感到小小的窃喜。

他重重地咽了口唾沫,感到一只手放在了他的手臂上,Severus的身体以一种和堪比Lucius的热切产生有了反应。在两人接触的许可范围内,他将手放在了Lucius的手上;令他惊讶的是,Lucius将两人的手指缠绕在了一起,并且轻轻地捏了捏Severus的手,然后领着他走进了餐厅。Severus因为金发男人的亲近而一阵分心,以至于他在两人经过门槛时微微地趔趄了一下,他重重地倒在了Lucius的身上,抓住男人的肩膀以保持平衡。

Severus保持了一会儿那个姿势,然后滑下手,放在金发男人的胸口。他手掌下的心脏正以同他自己一样疯狂的节奏跳动着,这一发现使得Severus浑身的神经都感到阵阵发麻。金发男人的手臂在他的腰际收紧,Severus靠进这个拥抱,感到一阵头晕眼花。他能感到Lucius的呼吸就在他闭起的眼睑上徘徊,而在一个令人窒息的瞬间里,他感到嘴唇的触感轻轻地刷过他的额头。就在Severus想要靠近着亲吻的时候,Lucius退开,温柔的松开了自己的怀抱。

Severus有点摇晃,因为Lucius的嘴唇在他皮肤上的感觉而一阵狂喜,并为之晕眩。金发男人依旧站在仅仅几英寸外,他的手指还停留在Severus的袖口上,而这种触碰突然之间显得比几分钟前亲密了一百倍。

“好了,睁开你的眼睛,”Lucius轻声说。

Severus倒抽一口气,他发现自已又一次屏住了呼吸。

餐厅已经被完全改装了。那些坚硬正式的餐桌和椅子已经被一张铺着白色丝绸和同样材料的靠垫的矮桌所取代。桌子上装满了可以供一千个人吃饱的佳肴,盛着散发诱人香味的食物的浅口盆,摆放着雪白马蹄莲的花瓶以及闪烁着的白色蜡烛纷纷点缀在桌上。

四棵参天巨树仿佛从石头地板里拔地而起,分别列于房间的四角。挂满白色小花的枝叶低垂在桌子上,那些娇柔的花瓣随着落在桌子和地板上的雨水而片片飘落。

然而,再次使Severus屏住呼吸的却是在他看向Lucius时发现Lucius正用眼角余光望向他这件事。金发男人的眼睛因为残存的孩子气的兴奋而发亮,他一边等待着Severus的反应一边不安地用牙齿折磨着他的嘴唇。这样一个毫无防备而脆弱的Lucius MalfoySeverus所期望得到的全部。

“真美。”Severus轻叹。

过了一小会儿,Severus才听到金发男人用他勉强能够听清的轻柔声音低声说,“是的,真美。”

Severus转头看向Lucius时,男人移开了视线。

~*~*~

当晚的晚餐就像是一场喧闹的狂欢,甚至连Severus都多多少少受到了气氛的感染。他热情地参与谈话,甚至在Luicu突然站起来拉上Bellatrix绕着餐桌跳一支可笑又充满活力的华尔兹舞时拍着手哈哈大笑。

不幸的是,每当他从眼角瞥到Rabastan因疑惑而皱起的眉头时,他的好心情就会流失一点。Severus在心里某一部分厌恶自己对另一个男孩的忽视,但他知道如果自己看向Rabastan的话,他下定的决心就会完全瓦解,而Narcissa的计划是否能成功则建立在Severus保持不受Rabastan的不快影响的决心之上。

他和Bellatrix的互动就比较容易了,但也并非那么的容易。她的存在感使得Severus身体上每一根外露的神经都感到烦躁,但她要在今晚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就为了这个原因他也愿意忍受一下她。

整个晚上Bellatrix都在恬不知耻地和Severus调情,而他也以自己的配合来鼓励她的轻佻,尽管他的胃在每次向她微笑时都因为恶心而绞了起来。当Bellatrix靠向他去那桌上的一瓶酒时,她把手放在Severus的大腿上,假装要以此来稳住自己,Severus觉得这真的非常的讨厌。这时候他考虑要放弃整个计划,但当他瞥向Narcissa时,那金发姑娘冲他眨了眨眼睛,Severus于是记起了自己如此忍受Bellatrix的原因。

吃完甜点后,众人起身朝起居室走去。Bellatrix立刻把自己贴在Severus的手臂上,他再次感到一种因不确定而带来的难受的苦闷感。

‘你这是疯了。你在干什么?你真的要靠这个来解决Rabastan的问题么?你为什么就不能停止这孩子般的行为,去告诉Rabastan说你对他没兴趣?’

“哦,Severus,”在他们下楼往大厅去的时候Narcissa从后面叫住两人,Severus放慢脚步让她跟上他们。唯有她眼里心怀阴谋的亮光出卖了金发姑娘脸上无邪的微笑。

‘几天前她还在恨你,你知道的。’

“我对Bella说了你在做的那个研究——”

‘像Narcissa Black这样的人不会那么简单就改变想法的’

“——她觉得那听起来非常有吸引力。”

‘至少不会在没有恰当理由的前提下就改变想法’

Severus装着样子向Bellatrix看了一眼以求证实,尽管他知道这两姐妹在今晚早些时候到底说过些什么。当她带着一个Severus确定是勾引的微笑冲他点头时,他又一次感到了恶心。

“我在想,鉴于我们的政治讨论实在是无聊透了,你也许可以稍微绕个远路向Bella展示一下你正在研究的东西,”Narcissa继续说。

‘【别相信她】’

Severus点了点头。

“很好,那么,我去梳洗一下,然后你就能向我展示所有的东西了,”Bellatrix说,她把重音放在最后一个词上,这让Severus的胃翻动了一下。她朝她的姐姐眨眨眼,转身慢慢晃下楼梯,她每走一步屁|股就会跟着晃一下。

等她走后,Severus转向Narcissa,那姑娘正带着一种少女般的笑容望着他。

“我不知道自己做不做得到,”他直截了当地说,Narcissa的笑容消失了。有那么一刻她看上去很生气,但她的表情一下子又变成了撅嘴。

“你不能在这时候放弃,Severus,”她答道,蓝色的眼睛恳请着他的赞同。

“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Severus反问,他并不在意自己听上去非常的不自信。

“不会有什么问题的,笨蛋,”她说着又笑了,“计划很完美。你只要和她做到半推半就那样就行了,Bella明显对你很着迷,所以这并不难。而我会在30分钟后把Rabastan带来。在明白自己能和你做朋友总比什么都得不到来得好之前,Rabastan会郁闷几天,而同时,你得到了那姑娘。现在,别再担心了,勾引我的妹妹去。”

她带着一种玩笑般的逼迫感强调了自己的观点,Severus犹豫了一会儿,走上了楼梯。

~*~*~

三十分钟后,Bellatrix正弓身贴在Severus的身上,像个妓女那样呻吟着。Severus在她靠上去亲他时闭起了眼睛,默默祈祷Narcissa能在自己被恶心死之前快点赶到。

Severus房间的门打开时,一束来自门厅的黄色光亮照到了两人的身上,Severus气息不稳地舒了口气,抬起头眯眼看向门口的人影。

Narcissa就站在门外,眼里带着一种胜利般的光芒。站在她身旁的那个惊讶地张着嘴、指尖的酒杯摇摇欲坠的人,是Lucius Malfoy

Severus惊恐地看着这幅景象如一帧慢镜头般在他身旁流过。

他恍恍惚惚地意识到Bellatrix现在还完全躺在他的身下,他把毯子拉上来盖住两人的裸|体。Lucius依然盯着他的眼睛,那双灰眼睛里感到被背叛的神情使得Severus的呼吸全都堵在了肺里。Severus张嘴无望地想要解释些什么,但那些句子全都停在喉咙里出不来。

Lucius慢慢地摇着头,向后退了一步。他的手指松开了手中的那个水晶酒杯,剩余的酒水洒在门厅的石地板上,他转身从门边逃开了。

Severus短短的人生里,这是第二次,他的孩子气的美梦伴随着玻璃碎裂的声音四分五裂了。

-TBC-

Posted by 两言
comment:0   trackback:0
[【Dear Wizards】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ariesnanako.blog127.fc2blog.us/tb.php/22-8eb976cb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