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敢做的人。
[HP翻译]背弃Bad Faith(4/6)

题目:背弃(4/6)

作者:nishizono

译者:本Wordy

配对:Severus/Lucius

等级:R

简介:Severus Snape12岁时,Lucius Malfoy第一次对他微笑

4/6

Severus Snape十七岁时第一次和另一个男孩接吻。

~*~*~

Severus Snape十七岁时第一次和另一个男孩接吻。

马尔福庄园完全超乎了Severus的想象。尽管房间本身并不是很大,但那些彰显着“富裕”二字的陈设已足够令人震撼了;而当Lucius打开Severus将要居住的房间的门时,Severus必须得咬紧牙关才能不发出抽气声。

“我告诉过母亲客房绝对应该再翻修一遍,但是她不听我的,”Lucius的声音听上去很抱歉,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过房间来到窗边,一下子扯开了那些厚重的绿色帏帐。

“这样已经很好了,”Severus心不在焉地回答,阳光照在铂金色头发上的反光使他分心了一下子。

“我邀请了几个朋友来吃晚餐。母亲和父亲这周会呆在伦敦,所以我想我应该抓紧时机来招待一下我自己的客人,”金发男孩说。

Severus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不置可否地哼声,他转身开始整理行李,并且决定要专心于一些事情,随便什么事情,只要不是想着他正和Lucius Malfoy一起单独站在这样一间豪华的卧室里。

“我们的客人应该会在七点钟到达。现在刚刚过五点,这点时间足够你整理东西并且为晚餐打点一下了么?”Lucius问。

‘我们的客人——’

Severus一下子觉得喉咙有点堵。

“什——什么?”他勉强发出了一些短促的声音,“但我——我是说——”

Lucius只是看着他,淡色的眉毛蹙在一起,露出一个礼貌而疑惑的表情。

Severus可以顺畅地呼吸时,他清了清喉咙再一次试着表达。“我不认为——这是——我没想到我会和你们一起吃晚餐,”他说。

“你当然会和我们一起吃晚餐。除非,当然,除非你不想,”Lucius挑起一根眉毛,这个询问就这样弥漫在两人间的空气中。

Severus迅速冷静下来,他坚决地摇了摇头,“不,很荣幸可以和你们一起吃晚餐。我只是有点惊讶,”他解释道。

就算Lucius此时此刻很开心,他也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微笑了一下,对着卧房内一面墙上的门做了个手势,“这扇门通向盥洗室。有点小,但还是挺舒适的。如果你需要什么的话,告诉家养小精灵们就行了。”

“谢谢你,”Severus真诚地说,他和金发男孩的眼睛对视了一会儿,直到那个男子点了点头,静静地离开了房间。

Lucius离开后,Severus叹息着倒在了床上。他明白,像Lucius这样有教养的人,是出于某些社交礼仪而邀请自己和他以及他的朋友们一起用餐的。尽管如此,其实Severus认为Lucius是想要私下里招待他的朋友们的,他并不需要自己这个笨拙的客人一起陪着。然而,Lucius仍然将事情处理得仿佛Severus和他们一起吃饭是相当天经地义的一件事一样。

‘我们的客人’

Severus想要把脸埋在枕头里快乐地尖叫。然而,他只是对着天花板微微笑了起来。

~*~*~

正如真正的斯莱瑟林风格那样,在Severus整理完东西前,他已经开始策划让这个夜晚变得对他有利的方法了。虽然Lucius似乎引出了他身上结结巴巴小孩子气的一面,但Severus本身并不是完全不懂得社交的;事实上,当情况需要的时候,Severus可以表现得相当有魅力。处理得当的话,今晚将是一个绝佳的给Lucius留下深刻印象的机会。

就在这些想法依旧在他的脑子里打转的同时,他走到了他所见过的最奢华的一间浴室里。

“小,但是挺舒适的,”他低声喃喃着晃了晃脑袋,接着发出一声感到不可思议的轻笑。

Severus笨拙地摸索了一下各式各样镀金的龙头,几分钟后他把自己泡进了散发着微微香气的水里,热水一下子就把他的皮肤变成了粉红色,Severus放松地靠在浴缸边,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洗澡是另一个他允许自己享受的乐趣之一;在学校和在家时他总是很紧张,所以他总是倾向于快速有效地冲个淋浴就了事。

Severus独自呆在这间舒适的浴室里,他将头向后靠在凉凉的大理石上,闭上眼睛任由自己畅想起来。没多久他的畅想就又回到了Lucius身上,尽管他总是尽力想些别的事情,但这些都是白费功夫,他的想法总是不由自主地就跑到Lucius身上去了。他的下半身立刻对于他脑子里现在的思绪表现出了兴趣,Severus挫败地叹了口气。

Severus骄傲于自己即使在最令人恼火的情况下也能保持冷静的能力,而半夜里在霍格沃茨走廊与Lucius的相遇使得他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金发的Malfoy继承人已经太容易影响自己了。仅仅是Lucius的一个眼神就能打破自己所有的自控能力并且使自己疯狂地啜泣着自|慰——Severus绝不能接受这种事情。讽刺的是,他就是在那样的自|慰时得到这个结论的。

Severus恼火地发出嘶嘶的声音,并且将手掌按在阴|茎的下面,而事实证明他想要压抑自己勃|起的想法完全是无用功。当身体热切地对他的碰触产生反应时,Severus把手甩在旁边,横过手臂盖住了自己的眼睛。

这会是一个漫长的夜晚。

~*~*~

他从浴室出来的时候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的丝绸袍子,而Lucius正懒洋洋地躺在窗边的一张椅子里,事情变得更糟了。金发男孩已经穿戴整齐打扮完美了,他用一种评价式的眼光看着Severus,一杯酒在他的指间晃动。

Severus依然硬的不像话,而穿戴整齐的Lucius正在盯着他看这个事实弄得他感到自己像是赤身裸体一样。他将袍子更紧地裹住自己,想要掩藏住他的勃|起。

“已经七点了?”他含糊地问,努力想要打破这沉重的沉默。

Lucius的回答既“清晰明了”又“模棱两可”,对Severus来说相当印象深刻。

他摇了摇头,慢慢地抿了一口酒,他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Severus

Severus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将重量从一只脚移到另一只。突然之间这房间令他感到闷热,而尽管他之前刚就“让Lucius影响自己”这件事训斥过了自己,那叛变的器官却早已在摩擦着袍子的丝绸面料时沁出了液体。

最终,Lucius似乎在内心得到了某种结论,他将玻璃酒杯放在边桌上,兀自点了点头。当Lucius的目光从Severus身上移开时,Severus几乎发出一声可闻的叹息,他看着金发男孩站起来,走到床边,拿起一小叠Severus之前没注意到的放在羽毛被上的衣物。

Lucius转身面对他,他将那叠东西举在两人之间,脸上还带着那种邪恶的微笑。Severus已经慢慢学会预料这种笑容,而且在Lucius这样笑的时候他会立刻恐惧起来。Severus慢慢地惊恐地意识到他必须得放开抓着袍子的手才能拿那叠衣物,他怀疑Lucius是否已经意识到了他的状态。

那双铁灰色眼睛里一闪而过的挑衅证明这金发男孩确实知道自己是在干什么。

好吧,其实Severus也知道这男孩想干什么。

Severus挑衅地扬起下巴,他松开手指,让袍子的布料落下来裹住身体。他知道现在他的勃|起在薄薄的黑色绸缎下一目了然,但他牢牢地回视着Lucius意趣盎然的目光,接过了他手里的衣服。令他惊讶的是,Lucius并没有向下看,尽管Severus觉得他在自己狂乱的心跳声中听到金发男孩的呼吸顿了一下。他们又对视了一会儿,Severus一直没有移开视线,直到Lucius转身走回到边桌边拿起他的那杯酒。

直到Severus确定Lucius打算一直礼貌地背过身时,他才低头开始打量手里的这叠衣物。礼服袍子——天鹅绒,近乎黑色的深蓝色,在高领周围和合适的袖口边都修饰着银色的丝线。它们惊人得漂亮,而当Severus回头看向Lucius时,他意识到这些袍子的设计和金发男孩那身墨绿色的袍子非常搭配。

Lucius……”,他开口,尽管他内心并不很清楚自己到底打算说什么。

“我知道我这样很冒昧,”Lucius迅速接口,“但我想——”

“谢谢你,”Severus打断他。

Lucius转身看向他时,Severus笑了。

~*~*~

“……所以我告诉他我并不打算被看到在公共场合和一个泥巴种呆在一起,而他说……”

Severus在内心皱起眉头。

Lucius所邀请的“朋友”正是Black姐妹,NarcissaBellatrix,还有一个看上去不很自在的黑头发的年轻男子,他安静地介绍自己叫做Rabastan Lestrange。在整个夜晚里Rabastan大约说了三句话,在谈话时间也只是偶尔的点点头,但Bellatrix很好地弥补了他的沉默。她坐在Severus的旁边,嘴巴以一种令人头晕的速度不停地说着话,而Severus发现要跟着她的话题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尤其是在Narcissa整晚都盯着他看的前提下。

在介绍的时候她看上去一直挺亲切的,但当Lucius在主位坐下后又让Severus坐在他的右边时,金发女孩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那眼神足以让任何其他的人都畏缩成一个吓坏了的小孩子。然而Severus只是坚定地回视着她,在Narcissa转头将注意力集中在他们的主人家之前,她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厌恶的声音。

现在,她正坐在椅子上倾身全神贯注地听着Lucius说他去法国旅行时的事情。她那可爱的、少女般的笑声在餐厅内回响,Lucius则回以她一个迷人的微笑。

Severus觉得自己非常不喜欢Narcissa

他对着她那个方向瞪了一会儿,当他转过头时,Rabastan对上了他的视线,并且眨了眨眼。Severus震惊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而当那个男孩对着他轻轻地转了转眼睛时,Severus忍住了没有笑出来。看来在对于Narcissa Black的看法这件事上他还有个同盟。

~*~*~

之后,Severus又坐在起居室里瞪着壁炉,半心半意地听着LuciusBlack姐妹之间激烈的政治辩论。LuciusBellatrix试图把他也拉进话题之中,但是他一直不是个关心政治的人,所以没什么可说的。在几次失败的试图让他参与进讨论的尝试后,Lucius放弃了,然后现在完全就忽视他了。

Severus叹了口气。

他被放在他肩上的一只手吓得停止了沉思,他抬头看到Rabastan站在他身旁,脸上带着一个温暖的微笑。

“我讨厌在一顿美妙的晚餐后听他们谈论政治,”年轻男子说,Severus发现自己的嘴唇扯了一下,做出了类似微笑的表情。

Severus点头,“我恐怕自己在这个话题上也没什么好说的。”

Bellatrix拍着桌子强调她的某个观点的时候,Rabastan对着那三人做了个鬼脸。“来吧,我们去散散步,”他说,“在我们身处另一场大战的交火之前。”

Severus起身跟着离开了房间,他生气地发现Lucius根本没有因他们的离开而抬头看一眼。两人在一种闲适友好的沉默中走过庄园,接着又走过一扇巨大的法式大门,来到一个石质大露台上,从那儿可以眺望整个花园。

空气里充满了浓郁的春雨的香气,两人靠在露台的石栏杆边,手肘碰在一起,一同看着夜晚最后的萤火虫在花园的边缘舞动。

Lucius告诉我你会参加今年的魔药大会,”Rabastan说,他那低声的呢喃的声音并没有破坏这份沉静,反而为这宁静的氛围增色不少。

Severus点头,他发现自己因同伴这种安静的存在感而立刻放松下来。“是的,我会参加。当我得知自己被邀请时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件事,但我一直在做一些很有意思的研究……”

两人随意地谈着话——沉静的语调伴着温暖的笑容——直到两人再次沉入一阵令人感到自在的沉默之中,Severus听到远处的钟声敲响提示着时间,此刻他才意识到两人已经在外边呆了很久了。

Rabastan似乎也听到了钟声,因为他带着抱歉的笑容从栏杆边直起身来。“抱歉,我并不是故意把你留在外面那么久的,”他说。

“没关系,我喜欢你的陪伴,”Severus微笑着回答。

“我们最好在他们认为我绑架了你之前回去,”Rabastan无声地大笑着说,他转身为Severus打开门。

庄园黑沉沉的十分寂静,当他们回到起居室的门口时,那里已经没人了。

BellatrixNarcissa肯定已经回去了,”Rabastan皱着眉说,“我想这说明我也该走了。”

他跟着Severus来到楼梯脚下,当Severus转身同他道晚安时,男孩正透过低垂的睫毛害羞地看着他。

“我真的很喜欢你,Severus,”他低声说,Severus觉得自己的胃部因为一种不舒服的焦虑感而绞了起来。

Rabastan犹豫着靠近,Severus觉得自己的脉搏变快了。他知道自己应该躲开,走到不会被碰到的安全位置去,但他因为震惊而愣在了原地;男孩肯定是把他的沉默当作了默许,因为在那之后,Rabastan吻了他。

那只是一个试探性的嘴唇的碰触,一个纯洁的只持续了两秒钟的吻,但这已足够让Severus感到晕眩以及轻微的恶心了。当Rabastan结束这个吻时,Severus朝后退了一步,努力克制自己想要抬手用手臂擦嘴唇的冲动。他确实从心里喜欢这个年轻男孩,但在Lucius Malfoy的家门口被他吻住使Severus感到恶心,还有无法言说的羞愧。

“我能再见你么?”Rabastan问。男孩眼里的期盼的光芒就跟他自己看着Lucius时一样,那光芒触动了Severus心中某种陌生的情感,所以在他有机会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之前,他就已经点了头。

Rabastan对着Severus微笑,看上去像是松了一口气并且非常得开心。然后,随着“啪”的一声轻响,他离开了,留下Severus独自站在马尔福庄园的前厅里,静静地,伴随着那疯狂的心跳声。

~*~*~

Severus打开他卧房的门时,他无可抑制地惊讶地喘了口气。

Lucius Malfoy正斜倚在今晚早些时候他所坐过的那张椅子上,他的袍子皱着,扣子一直开到他的胸口,铂金色的头发散乱在额头上垂进眼睛里,还有一个半空的白兰地酒瓶摇摇欲坠地挂在他的指尖。Malfoy家的继承人抬起眼指责般地瞪了他一眼,Severus吞了口唾沫。

“请进来,Severus,”Lucius慢吞吞地说,他的声音因为白兰地酒而微微有些含糊。

Severus努力保持着冷静,他尝试着向房间里走了一步,将身后的门关上了。

“今晚你过得开心么?”Lucius问到,这看似礼貌的问题却带着一种微妙的轻视。

Severus不想让自己看上去很害怕,他抬起下巴点了点头。他看见Lucius 因为他的回答而咬紧了下颚,而尽管Severus并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惹得Lucius这么生气,但他是不会认错那双灰眼睛里的戏谑的光芒的。

Lucius大口地灌了一口酒,但他一直没有移开视线,接着他用手背抹了抹嘴唇,站了起来。

“那么Lestrange呢?他也过得开心么?”金发男孩问到,他向前走了一步。Severus出于本能地朝后退了一步,靠在了身后的门上。

Lucius没有等Severus回答就又继续问,“我可不希望我的客人们没有得到什么乐趣”——他一字一顿地吐出那些词,就像在说一个诅咒——“在今晚。”现在,金发男孩已经离Severus站得非常近了,近到Severus能够闻到他呼吸里的酒气,一股慌张的感觉在Severus的胸口升起。

“你喝醉了,”Severus说,他很害怕,以至于没有意识到他的声音在颤抖。

Lucius假笑着填满了两人间的空隙,他将手臂撑在Severus的头上,紧紧地贴住了Sevrus的身体。“很厉害嘛,”他低语着,用大腿摩擦起Severus那不容错辩的勃|起。

Severus轻轻地抽泣着,他咬住自己的嘴唇直到尝到了血味。他那不忠的身体已经热烈地因Lucius贴着他的热度而产生了反应,他知道如果Lucius不马上停下来的话,他会就这样射出来的。Severus抬眼,用那双沉沉的黑眼睛看着Lucius,无声地请求他停下来,Severus知道,如果他一旦开口,他只会请求更多。

“他竟然就任由你这么的不满足,这可不是很绅士的行为,”Lucius咆哮起来,他的眼睛一直深深地看着Severus,几乎要将他烧了起来,直到Severus被迫转过头逃开这充满压迫感的视线。

“我——我们没有——”Severus呼吸不稳地开口,但Lucius丢下了他一直拿在手上的那个瓶子,捂住了Severus的嘴。

“别对我说谎,”Lucius一字一句地说,Severus的眼睛因为惊惧而瞪大了。他试着瞥了一眼,然后更加惊讶地发现金发男孩的脸上正带着一种不加掩饰的扭曲的怒气,Lucius继续说,“我知道这个房子里发生的一切,如果你要向我的朋友卖|淫,我建议你另找个地方做这勾当。”

说完,Lucius就从墙边离开了,他伸手到Severus的身后打开了门,很无礼地将年轻男孩挤到了一边。在Severus找到机会为自己辩护之前,Lucius已经砰的一声摔上了门,那声音久久回荡在庄园的厅堂里。

~*~*~

第二天早晨,Lucius表现得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Severus同样如此。

-TBC-

Posted by 两言
comment:0   trackback:0
[【Dear Wizards】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ariesnanako.blog127.fc2blog.us/tb.php/21-97fc020e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