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敢做的人。
[HP翻译]背弃Bad Faith(3/6)

题目:背弃(3/6)

作者:nishizono

译者:本Wordy

配对:Severus/Lucius

等级:R

简介:Severus Snape12岁时,Lucius Malfoy第一次对他微笑

3/6

Severus Snape17岁时爱上了Lucius Malfoy

~*~*~

Severus Snape17岁时爱上了Lucius Malfoy

他独自坐在河边的一棵大柳树下,驼着背念一本皮革封面已经磨损了的《远大前程》。

其他学生在他走出城堡经过霍格沃茨的操场时热切地和同伴窃窃私语着,但是对于人们在他出现时对他指指点点着小声交谈这种事情他已经非常习惯了,以至于有时他根本注意不到。而且,没人可以指责他们的惊讶,因为这是整个春天里他第一次走出城堡。他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忙,比如作业、研究还有从圣诞晚会那晚以后他就再没见过或听过Lucius的消息这件事。

他坐在阴影里,手里拿着书,看上去专心致志,他将手伸进口袋里拿出一包半空的巧克力饼干。这是上次他在去麻瓜伦敦的未受批准的旅行中买的,因为这些饼干是他允许自己享受的少数愉悦之一,他打算好好地品尝每一口。

他慢慢咬着倒数第二块饼干,沉浸在阅读之中,就在此时一只纤细嫩白的手从上方伸来,突然合上书的封面让标题露了出来。Severus抬头,惊了一跳,他的目光牢牢锁住了Lucius Malfoy那双带着笑意的灰眼睛。

在看到书本标题的时候,年长男子的鼻子嫌恶得皱了起来。“Charles Dickens?”他说,“就算是霍格沃茨那贫瘠的图书馆也肯定能提供些比这更有趣的东西。”

Severus还在震惊之中,然后因为金发男孩四个月后一声不响的突然出现而变得越来越怒气冲冲,他眨着眼看了Lucius一会儿,冲口而出,“你在这干嘛?”

Lucius笑了笑。

“我当然是来见你,”金发男孩很合时宜地说,Severus感到他那叛变了的心脏正威胁着要将他体内所有的血液都冲上那越来越红的脸颊。

Lucius低头向Severus微笑了一会儿直到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他轻轻地从Severus手里抽出那本书。

“看来我想到外面来找找看你是件好事,否则你会一直傻呆在这里整个下午都读这种垃圾,”他说着把狄更斯文集塞进了袍子的口袋里,又拿出一本同样破旧的《地下室手记》。他眨了下眼睛把书递给Severus

Severus瞪着书看了一会儿,然后接过书拿在手里翻过来看了下书脊。他再次抬起头看着Lucius,那人现在正好奇地看着他的最后一块饼干,Severus难以置信地问,“你刚刚称Charles Dickens为垃圾?”

金发男孩唯一的回答便是弯腰越过Severus从包装袋里拿出饼干。“这是什么?”他边问边把饼干凑到唇边试探性地咬了一小口。

Severus的眼睛微微瞪圆了。“你走来走去的时候口袋里还装着本陀思妥耶夫斯基是在干嘛?”

年长些的男孩耸耸肩又咬了一口饼干。“你读查尔斯·狄更斯又是在干嘛?”他边反驳边挑了挑眉毛。

Severus开口准备反击,但他发现自己说不出什么来,所以他又闭上了嘴巴,牙齿“咔”得一声敲在一起。

Lucius观察了一下手里那块吃了一半的饼干,接着很满意地笑着把它全塞进了嘴里。“校长想在晚饭后和你聊聊,”他说。

说着他便转过了身,Severus目送着他走回了城堡里面。

很长的一段时间里,Severus仅仅是坐在那儿凝视着Lucius刚刚站过的地方,他感到非常困惑,同时又不是很确定自己有没有想象过这种交换书的场景。过去的四个月里,他一直费尽力气试图忘记Lucius的手臂环在他腰上的记忆,而然后,Malfoy家的继承人就好像凭空出现一样,贬低了一番他最喜欢的作家,偷走了他最后一块巧克力饼干,还给Dumbledore传了个口信。

直到他伸手想要拿最后那块饼干时,他才发现饼干不见了,直到此时他才确定这个下午并不是一个扭曲的白日梦。那块饼干的消失忽然比其他任何事都让他感到生气。

所以Severus做了任何一个心智正常的人都会做的事。他恋爱了。

~*~*~

整个晚饭时间Severus都傻愣愣地坐着,脑袋里困惑不已;不久之后他又忽然发现自己正瞪着Dumbledore的办公室的门,就好像那扇门能为下午的事情给他一个解释似的。正在他准备抬手敲门时,门转了开来,他发现自己又一次凝视着Lucius Malfoy那双笑吟吟的灰色眼睛。

有那么一瞬间,他不是很确定自己究竟是想一头扎进那个男人的怀抱里,对着他大吼大叫,还是想转过身一路跑回斯莱瑟林的宿舍——最后,他却哪样都没做,他仅仅是站在门口,脸上带着他自己也知道非常不好看的怒气冲冲的表情。

Severus,亲爱的孩子,你来得真准时,”校长说,Severus在心里晃了晃自己以保持注意。

Lucius从门边走开,把Severus让了进去,然后他走过去坐在Dumbledore办公桌前的一张椅子上。Severus眯着眼睛看他,但还是跟着他一起坐下了。

“柠檬糖?”校长问到,Severus摇了摇头,但他从眼角余光里看到Lucius接受了糖果。

“很抱歉,校长,但是——”Severus开口。

“我刚才正在对Malfoy先生说你在研究上取得的重大进步,”Dumbledore打断他,他的眼睛亮得要命。Severus太了解这个表情了,他更加怀疑起来。

在他的旁边,Lucius动了动身体,他——他刚在咂嘴?

‘你-----嘛?!’Severus想要大吼。

“哦,”然而他这样说到。

Dumbledore坐回他的椅子里。一个笑容使得他的嘴角微微翘起,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房里唯一的声音就是Lucius轻轻的咂嘴声。Severus努力和自己的不耐对抗着,他咬紧牙关,而就在他认为他不能再忍受多一秒钟那令人恼火的噪音时,校长再次开口了。

“你知道,今年的年度魔药大会会在下周于伦敦举行,”他说,在Dumbledore继续说下去时,Severus感到自己的恼怒渐渐平息了,“这个大会吸引了许多世界顶级的魔药大师来做讲座以及开设工作坊,对于一个学生而言,能收到邀请可是非常少有的事情。”

Severus盯着他的校长,无法言说的希望在他的心口升腾起来,取代了怒气。

Dumbledore微笑,他似乎很同情Severus这种明显的近乎痛苦的状态,因为在很短的停顿之后,他立刻继续说道,“Abraxas Malfoy是组织这场盛会的理事会的一员,而当Malfoy先生,”——说着,他看了一眼似乎正挺开心地不和他对视的Lucius——“听说你也被邀请参加时,他来这儿告诉了我们这个好消息。”

以后,Severus当然是会为自己此时的反应鼓掌的,但此时此刻这个冲击非常之大以至于连他的矜持和骄傲都无法使爬上嘴角的孩子气的大笑停下来。他似乎笑了几个小时,当笑声慢慢停下变成半笑不笑的抽气时,两位年长的男人一起看着他,脸上都带着愉悦的表情。

还没有从消息里回过神的Severus没有注意到自己表现得就像个在圣诞节早晨兴奋不已的孩子,尽管他试图让大笑后的余韵停下来,他还是对着两人微笑着。

“现在,显然你会缺一个礼拜的课了,”Dumbledore过了一会儿后说。

“我可以带着作业,”Severus开口,但被校长不赞同的手势打断了。

“别开玩笑了,Severus,这对你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可不允许你因为把自己埋在一堆无关紧要的课堂作业里而毁了这么好的经验,”Dembledore说,“如果你之前是在学习上下过功夫的,我相信在你回来后要赶上进度也是没问题的。”

Severus无声地点头,一个麻烦却实际的问题开始浮出水面。尽管他在斯莱瑟林宿舍有许多“创业业务”(似乎他在魔药上的技艺总是受欢迎的,虽然他本人并不那么讨喜),但他还是没有足够的存款可以负担在伦敦呆一星期的花费。

他痛苦地意识到Lucius正光明正大地看着他,他不舒服地清了清嗓子,希望校长可以发现到他问题里的潜台词。“哪儿——我是说,我住在哪儿?”他不确定地问到,心里则因为这种赤|裸裸的询问而感到厌恶。

“这事已经办妥了,”从Severus进门以来Lucius第一次开口说话,年轻些的男人的头猛地转过去看着他。

“我也要去参加大会;你就住在庄园里,我们从那儿出发,”金发男孩笑着说,尽管Severus心里感到一阵苦涩,他却又想要回应那个笑容。

“那么,这事说定了?”Dumbledore问,当Severus将注意力移回他的校长的身上时,他才第一次意识到,在他认识Dumbledore的七年以来,这老男人眼里的光彩第一次没有让他感到恼火。

~*~*~

午夜时分,Severus悄无声息地在霍格沃茨的走廊里潜行。从离开校长办公室开始,他就浑身兴奋莫名,他知道觉是睡不了了,所以他要去魔药实验室让自己沉浸在工作里。

在工作时忘记了时间对他来说并不少见,七年的从实验室潜行回宿舍的经验使得他潜意识里 就对路线非常确定,有时他甚至会毫无意识地回到斯莱瑟林公共休息室的门口。

就因为这样,当一支手臂从阴影里伸出来紧紧环住他的腰时,他是完完全全毫无防备的。他被猛地一拉靠进了一个温暖又结实的东西里,一只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发出吃惊的喘息声。Severus的第一反应就是挣扎,他也确实这样做了,他又踢又蹬的还猛抓捂住他嘴的手。

“嘘——是我,Severus,是我,”Lucius低语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恐惧就跟突然升起时一样快速地消失了。Severus放松了自己靠在了Lucius身上,盖在他嘴上的那只手也拿开了。Severus发出一声颤抖的、安心的叹息,然后他听见Lucius轻轻的笑声。火热的呼吸搔弄着他的颈项,他忽然敏锐地意识到Lucius的手臂仍然环在他的腰上抱着他,而他自己的背部则靠着那个男人的胸膛。

Severus突然退开,他转过身,对着金发男孩沉下脸来。这反应使得Lucius的眉毛挑了起来,他沉默地看着Severus。有那么一瞬间Severus觉得自己在那双灰眼睛里看到了受伤的神情,但Lucius接着眨了眨眼睛,那神情就消失了。

“你在搞什么?”他激动地责问,声音比需要的要响了一些。

Lucius居然看上去有点局促不安,他摇摇头低声说,“我不是故意吓你的。”

Severus觉得自己的脸颊红了,他过于用力地顺了顺袍子。“你没吓到我,”他回答,竭尽所能把回答说得恶狠狠的。

“那你为什么生我的气呢?”金发男孩问着,露出了一个任性的笑容,给Severus的怒气火上浇油。

“你干吗像个三年级的一样在走廊里偷偷摸摸的?”Severus反问,故意不回答Lucius的问题。

一个缓慢的、揶揄的微笑爬上了Lucius的嘴唇。这和在Lucius按照字面意思所指的那样把他“拉进”那个令人尴尬的圣诞舞会前Severus所看到的顽皮的笑容一模一样。Severus感到他的身体立刻对那段记忆起了反应。

“你在走廊里鬼鬼祟祟的又是干嘛呢,Severus?宵禁是在三小时前,”Lucius慢吞吞地说,尽管这些话语是没什么无恶意的,那双灰眼睛里一闪而逝的掠夺者般的眼光却在Severus的脊柱里引起一阵战栗。

Lucius的眼睛紧紧地盯着Severus的,他靠近他,两人的嘴唇几乎碰在了一起。Severus在内心尖叫着要自己闭上眼睛,转身走开,或者做些什么来维持这持续了一整晚的正当的怒气,因为如果他不生气的话,他就会开始想——

“如果你不小心的话,你会惹上麻烦的,”Lucius低声说,他的呼吸在Severus的嘴唇上跳跃着,Severus忍住了一声呜咽。他兴奋起来了,那缓慢地在他的胃部燃烧的感觉,现在已经窜过他的身体,在每一根神经上点起一把火。Lucius的手就在他的脖子后面,那些优雅的手指烙着他,仿佛只要往前靠一点——

Lucius突然退开了,他朝着Severus微笑,年轻些的男孩飞快地眨着眼睛,拼命试图控制自己粗重的呼吸。Severus张开嘴——他迫切地想要说话,迫切地想要为这些游戏要求一个解释,迫切地想要表达那已经快要吞没他的生涩的欲|望——但他的骄傲赢了,他闭上嘴,选择沉默。

“来吧,我送你回房间,”金发男孩面带那种令人气愤的冷静笑容说道,Severus阴沉着脸皱起眉头作为回答。

~*~*~

“你生气是因为圣诞舞会后我没给你写信,对不对?”在他们下楼一起进入地窖时,Lucius的声音打断了Severus的思绪。

Severus停下脚步看着年长些的男孩。他从没想过Lucius会真的在意他为什么对他生气。也许他并不特别在意,但要说是好奇也不为过——直到此刻Severus才意识到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Lucius叫做放肆的、傲慢的傻蛋的话,还有否认Lucius的存在在任何意义上影响了他的生活的话就在嘴边,但他忍住了。他需要一个解释,他需要听到Lucius说他没有忘记他。和他的理智的决定相反,他点了点头。

“我在法国和我父亲呆在一起,”Lucius解释,“我想要给你写信的,但我们——”他顿了一下,似乎在小心考虑接下去的话——“我们在做家族的事情,没有多少空余时间。”

他们紧紧看着对方的眼睛一会儿,Severus考虑着Lucius的话。Lucius的脸上没有嘲弄的痕迹,只有冷静的诚实,似乎在说‘我不会用借口来羞辱你的,所以也别用让我请求你的原谅这种话来羞辱我;这就是我能说的,接不接受全在你’。

Severus考虑了一下,他点点头作为原谅,他们继续在沉默里前行。

在到达斯莱瑟林公共休息室的门口时,Severus转身面对Lucius,强迫自己看着他的眼睛,“那么,晚安,”他用单调的声音说,不想表现出内心复杂的感觉。

金发男孩只是带着诚恳的笑容点了点头,然后转身上了楼梯。

就在Severus倾身准备说进门口令时,Lucius在台阶上停了下来转身看着他。Severus僵直了身体牢牢回视着他的目光,他询问地弯起一根眉毛。尽管金发男孩的脸有一半藏在影子里,他仍然敢说Malfoy家的继承人是在笑着的。

“你该多笑笑,”Lucius说。

Severus露出个嘲弄的表情,Lucius的作弄的笑容更大了,Severus皱起眉头。金发男孩转身消失在了楼梯井的阴影里,留下一阵轻笑回响在他的身后,Severus朝着他的背影做了个粗鲁的手势。

不幸的是,他知道他并不是真心这样做的。Lucius也知道。

-TBC-

Posted by 两言
comment:0   trackback:0
[【Dear Wizards】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ariesnanako.blog127.fc2blog.us/tb.php/20-79e8232d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