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敢做的人。
[HP翻译]背弃Bad Faith(2/6)

题目:背弃(2/6)

作者:nishizono

译者:本Wordy

配对:Severus/Lucius

等级:R

简介:Severus Snape12岁时,Lucius Malfoy第一次对他微笑

2/6

Severus Snape16岁的时候,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Lucius Malfoy一起跳舞。

~*~*~

Severus Snape16岁的时候,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和Lucius Malfoy一起跳舞。

那天是圣诞舞会,大礼堂里回响着参加盛会的学生们的交谈声和欢笑声。女孩们为了男孩而精心打扮,男孩们在女孩的面前卖弄着自己,而Severus靠在墙边,厌恶地观察着他的同学们。

他本来不想来的。

如果他能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的话,那么他会呆在斯莱瑟林的公共休息室里看书或者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在魔药实验室里独自工作。然而,Dumbledore坚持要他参加这个该死的舞会,还挺明显地暗示他说某位重要人物也会来参加——那个人非常想就Severus成为霍格沃茨魔药大师的学徒这件事向他表示祝贺。在霍格沃茨呆了六年后,Severus已经认识到Dumbledore不知怎么总能得到他想要的,而试图改变这一点完全没有用。所以他在这里,头发洗干净,靴子闪亮亮,穿着他能买得起的最好的礼服袍子,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心里恼火得要命。

就在这时,他听到一声轻佻的口哨,转身便看到PotterBlack还有Lupin走进了大礼堂。Severus皱起眉头。不,他相当确信自己不想呆在这儿。

就在他打算制定一套开溜计划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

Severus,亲爱的孩子,真高兴你决定来这儿。”

Severus叹了口气,转身面对Dumbledore,刻薄的话语就在他的舌尖上,却突然停了下来——他看到了站在校长身旁的是谁。

Lucius Malfoy

自他们在对角巷的偶遇后已经过了四年,除了在Severus忠实关注的《预言家日报》社会版上看到Lucius,他从那时开始就再没见过Malfoy家的继承人。Lucius看上去和Severus记忆中的完全一样,但是——对于那飘渺美貌的着迷使得Severus的脉搏跳得飞快,他那一直很机灵的脑子一下子就变得沉默而笨拙起来。不可思议的金色头发从Lucius的脸侧滑向背后,在颈项那儿用一个黑色天鹅绒的结扎拢起来,他包裹在深绿色的袍子里,在他走路的时候袍角会轻轻地扫过地面。不可否认他是全场最美丽的东西。

Malfoy先生,我很荣幸地向你介绍我们最新的魔药学徒,Severus Snape,”校长说,他的眼睛因自豪而闪闪发亮。

“我很荣幸,Severus,”金发男子慢声慢气地说,他伸出手,脸上挂着含蓄的微笑。

在他们握手的时候Severus想要从Lucius的脸上找到一些认出他的迹象,但Lucius只是以疏离的礼貌态度和Severus打招呼,就像他对所有人那样,Severus感到他的心沉了一下。“他不记得我”。

他过快地松开了Lucius的手并移开视线,没有注意到Lucius短暂的惊讶。在背景的某一处,Severus能够听到Dumbledore正闲扯着他的成就,但是他忽然觉得要让自己假装沉浸在这些赞美里实在是太可悲了。四年以来,他一直梦想着能和Lucius Malfoy站在同一间屋子里,而现在当他们终于面对对方时,那个男孩甚至不记得他。

“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一个拥抱?”他严厉地责骂着自己,‘他可是Lucius MalfoyLucius Malfoy不会浪费时间想着那些油腻腻的、骨瘦如柴的12岁男孩。别再表现得像个小孩子一样了,也别——’

呼唤他名字的声音打断了Severus的思绪,他抬头看了看,因为被发现没有专心于谈话而微微发窘。DumbledoreLucius都期待地看着他,尽管两人还带着某种很愉悦的表情。

“我——很抱歉,我在走神。我在想着一个没完成的研究项目,”他说了谎。

“聪明的头脑,总是在思考,”Dumbledore向他眨了下眼,Severus回以他的校长一个几乎可以称作为感激的微笑的表情。

“我刚才问你是否愿意陪我去找一下放茶点的桌子,Severus,”Lucius说,Severus被迫将注意力移回了金发男子的身上。Lucius正看着他,嘴角挂着那种令人生气的礼貌微笑,有那么一瞬间Severus想要告诉他说他有着重要得多的事情要做而不想被迫和一个高傲的、自我中心的、被宠坏的饭桶说话。

“当然,Malfoy先生,”他尽可能优雅地回答。

“我请求你,没必要这么拘谨。叫我Lucius。”金发男子说着,微微歪过头。这个姿势显露了他颈部的弧度,Severus的目光从那双眼睛移向苍白肌肤的线条又极快地移了回去,要不是胃里突然升起的热度,连他自己都不会意识到这个行为。

就在这个瞬间,Severus相信他根本没有理由对Lucius生气;事实上他分析,他甚至可以利用Lucius的健忘。毕竟,一个人能有新的机会来第二次创造第一印象可不是时常发生的事情。

他们向校长道别,然后朝大礼堂的另一边走去,穿梭于舞池里开始聚拢的人群中。

“你会跳舞么?”Lucius在他身后问,Severus转头看向他,抬起一根眉毛。

“不。”

“真的?”在他们走到茶点桌边拿饮料的时候Lucius不可置信地问他。

Severus透过玻璃杯的边缘看了他一眼。“没错,真的,”他答道,几乎因为Lucius脸上的难以置信的表情而感到愉悦,“我不是——更确切地说,我天生就没有那种一些人看作理所当然的优雅。”他故意对着Lucius挑起一根眉毛,尽管此时他的内心正在奉承着对方。

‘我脑子里想的明明听上去好多了,’他无声地叹息了一声,喝了一口水,心里祈求着能把他的尴尬和着这口水一起咽下去。

就算Lucius因为这种笨拙的赞美而感到惊讶,他也没有表现出来;他只是喝了一口饮料,观察着舞池。“我不同意,”他有些心烦意乱地说,“实际上恰恰相反,你的身上有一种优雅的气质,我想也许连你自己都没意识到。”

一阵令人局促地热气几乎快要把Severus的双颊染成粉红色,所以他转过身用玻璃杯挡住自己的脸。Severus可以从眼角余光中看到Lucius,他看着金发男子向后靠在桌子上,看上去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即兴赞美对Severus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Severus确定可以控制住自己的脸红时,他再次转向Lucius。在他的脑海里有一个唠唠叨叨的小声音正在嘀咕着说年长的男孩会因为Severus的陪伴而感到无聊,但是他的童年英雄似乎很惬意地呆在那儿,靠着桌子,看着一对对的人在舞池中移动。Severus趁此机会观察起Lucius的容貌。

梅林救我,他真是美得不得了。

就在此时Lucius正好瞥了他一眼,Severus本能地再次垂下眼睛,立刻又开始责骂起自己孩子气的举动。

‘你多大了,五岁?这种“看一眼撇开眼”的游戏就像是小学生玩的,太恶心了。看!着!他!’

金发的男人正用一种好奇的表情看着他,但在Severus能够想到这种表情叫什么之前,Lucius再一次朝他笑了笑。这不是那种对一个眼泪汪汪的12岁小男孩的微笑,也不是那种对霍格沃茨最新魔药学徒的令人恼火的友好微笑;这是一个慵懒的笑容,完全不加掩饰,接近于一种毫无歉意的恶意的表情。那种麻麻痒痒的温度又回来了,停留在Severus的小腹上。

Lucius毫无预警地伸手拿开Severus手里的杯子,将它放在身后的桌子上,就放在他自己的杯子旁边。在Severus抗议之前,金发男孩就已经拉着他的手腕将他领向舞池。

“你在干嘛——”Severus冷静地开口,却在意识到Lucius脑子里在想什么时突然停下来,试图把自己的手臂从金发男孩的手里拉出来。

“我在跳舞,而你在和我跳舞,”Lucius说,他仍旧抓着Severus的手腕,抓得紧紧的。

“不,我没有跳。我告诉过你我不会跳舞。”Severus低吼着,徒劳地想要把自己的脚跟固定在打磨得发亮的木头地板上,好阻止Lucius把他拉得更远。今晚他不要在任何人面前丢脸,尤其不能在Lucius Malfoy的面前。

“现在你在跳舞了,”Lucius笑了笑,“来吧,会很好玩的,我保证。”

Severus瞪着他,就好像Lucius已经疯掉了一样。

“你瞧,就试一次,好不好?就一首曲子。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不会要你留下来的,”金发男孩轻轻地说,他的下唇微微得撅出来。这个撅嘴的动作没有逃过Severus的目光;事实上,他敏锐地注意到了这个动作,他的目光紧紧地停在Lucius的嘴上,仔细考虑着现在这种荒谬的情形。

“我正和Lucius Malfoy站在大礼堂里。Lucius Malfoy想让我和他一起跳舞。我正和Lucius Malfoy站在大礼堂里,他想让我和他一起跳舞,他还朝我撅嘴。”

“我不会喜欢的,”他喃喃低语,眼睛仍然看着Lucius的嘴。

“你会的。”

~*~*~

四首曲子过后,Severus仍然在舞池中。

当他和Lucius第一次一起在人群中移动时,不止一些脑袋转过来看着他们,那些窃窃私语就像涟漪般在人群中传开。鼻涕精和Malfoy家的继承人?他知道只是因为Lucius在场,嘲笑的声音才没有传播开来,但是一首乐曲后,他已经能够很放松地忽视同学们的瞪视了。在第二首曲子后,大家似乎都丧失了对这一对的兴趣。

必须承认,Lucius不仅是带着他单纯地摇来摇去,这让他能够退到旁边的地方去。

同时,跳舞的时候Lucius就像在其他时候一样优雅而自信。几根调皮的铂金色头发从他颈后的系带里落了出来,搭在额头上。Severus无所事事地想,Lucius到底是如何在他看来头发凌乱得如此诱人的时刻同时保持住那种傲慢跋扈的样子的呢?在第四首曲子结束时,Lucius睁开眼看向他,Severus感到在Lucius笑起来时,他自己的嘴角也翘了起来。

音乐再次响起时,Severus转身离开朝茶点桌走去,但Lucius抓住了他的胳臂。仅仅是指尖轻轻地停在他的前臂上的接触,却隔着厚厚的羊毛袍子顺着他的手臂向上往他的胸口传去了一星火花。

“你要去哪儿?你看上去很快活,”Lucius问。

Severus微微皱眉,茫然地打了个手势指向音乐,“这是首慢歌,”他解释道。

“所以呢?”

Severus想到一种新的可能性的时候他僵硬了一瞬,但他立刻推翻了这种荒谬的渴望般的想法。他转过身完全面向Lucius,然而金发男子的脸上正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就像今晚早些时候的那样,Severus忽然就变得非常没有自信。

“所以——我一点都不受欢迎,”他迟疑地说。

Lucius皱起眉头,“所以呢?”他又问。

Severus谨慎地选择了一下之后的用词以使得自己尽可能遭受最小程度的尴尬。“我很难找到一个舞伴,”他解释说,脸颊因为这种承认而变成粉红色。

Lucius慢慢地靠近他,在他将手臂缠上年轻男孩的腰时,他的嘴唇上挂着一个恶魔般的微笑。Severus的眼睛因为惊讶而瞪大了。

“什么?你不喜欢我了么?”金发男孩轻声说,他的呼吸在Severus的脸颊边萦绕,那儿立刻变成了一种无发错认的血红色。

“不——这——只是这——”Severus开口说,而Lucius引导着他将手放在适当的位置。忽然,他觉得自己又一次回到了12岁。

他咽了口唾液,拼命想要顺畅清晰地表达出他的想法。“只是我们——嗯——我们都是呃——”。‘哦棒极了。这样好多了。你做得很好。白痴!’

“男孩?”Lucius帮他说完整句话,微微摇摆着,等待着Severus和他一起摆动。

顿了一下后,Severus点头答应了,让Lucius带着他开始小幅度地转圈。他可以感觉到同学们的眼光都瞪着他好像要把他烧起来一样,他闭上了眼睛,想要让自己专心起来,别踩到Lucius的脚。

“那又有什么关系?”Lucius继续问,Severus默默诅咒自己干嘛要提起这种话。

“因为——嗯,因为这不正常,”他不确定地回答道。他睁开眼睛看向Lucius,而金发男孩却带着一种忧思的表情越过他的肩膀看着远处。

“我想关于我们两个没有什么是正常的,Severus,”Lucius说,他的声音因某种Severus无法分辨的东西而发紧。

Severus凝视着Lucius袍子前的扣子,心里想要组织起一个回答。“这会是个问题。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

Lucius低头看向他,目光闪烁着,看着他的脸。Severus努力压制下想要转身逃开这种沉默的注视、想要逃离那双热切的灰色眼睛的冲动。他不是很确定这场谈话到底走向了哪里,他也不确定自己要如何回答Lucius可能会提出的任何一个问题,但他迫切地希望Lucius可以继续说话。

Severus,”Lucius用低沉的嗓音轻喃,“某一天,被辱骂的将被崇敬。”他将Severus拉得更近,年轻男孩的呼吸在紧紧贴上金发男子的身体时猛地停住了。胃里的那种熟悉的温度扩散开来,朝着他的双腿辐射开去,化作一股激烈的刺痛的欲望冲向他的腹部。

Lucius再次开口说话时,他的嘴唇擦过Severus的耳朵,年轻的男孩只能勉强收回一声呜咽。

“只要他们怕,恨就恨去吧。”*

~*~*~

就像他们初次见面后那那一个夜晚。凌晨3Severus躺在他的床上,朝着头顶上的一片黑暗眨眼。

在音乐停止的那一瞬间Lucius就放开了他,并且立刻将两人间的距离拉得比社交距离更大一些,留下Severus一个人毫无头绪地眨着眼睛。他们简单地道了声“晚安”便分开了,而尽管Severus知道他很好地隐藏住了自己的疑惑和失望,他仍然因为金发男子突如其来的远离他的举动而受到了伤害。

接下来,就是他在Lucius离开两个小时后才消散的不可思议的欲望。Severus挫败地低吼了一声,翻身趴在床上,又再次因为他的勃|起摩擦到了床垫而发出了一声完全不一样的低吼。

他并没有怎么考虑过性。没有人对他表现出过兴趣而他,同样的,也从没有发现他的同龄人里有哪一个特别有意思。Severus几乎整个青少年时期都是与性无关的,他也很满意于这种状况的继续发展,那样就没有什么事情能使他从研究学习中分心了。

Severus叹息着把脸埋在枕头里。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那么多的人里,偏偏是Lucius Malfoy成了第一个让他分心的人?该死的Lucius Malfoy:傲慢、被宠坏、自我中心、华美不实,并且完全高不可攀。Severus将这些特点列在了他脑海里逐渐变长的名为“忘记Lucius Malfoy的存在的原因”的列表里。

从一开始,这就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战争。

Severus将手指滑进枕头套里,抽出一块些微褶皱的白色布料。他明白像这样执着于一块手帕是挺幼稚的举动,但四年来它一直被好好地叠放在它的隐藏处。Severus将手帕凑到脸上,拂过脸颊。属于Lucius的古龙水的味道早就消散了,但是织物贴着他的皮肤的感觉仍旧是一种令人欣慰的提示——嗯,关于很多事情的。

翻过身子,Severus叹了口气闭上眼睛,一只手上仍旧抓着那块手帕。另一只手的指尖慢吞吞地划过他赤裸的腹部,此刻他想起了在跳舞时贴在Lucius身上的感觉。

手指向下滑动,现在正抚摸着从他的肚脐延伸向下消失在睡裤腰带处的稀疏毛发。他硬得几乎有点发痛;他知道只要一开始,他就坚持不了多久,但是他想要让这一时刻停留得久一些。Severus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指甲轻轻划过小腹滑向根部,在那里他将手指纠缠在黑色的卷曲毛发上,轻轻地拉扯着。

他想如果当时他胆敢让自己完全贴紧Lucius的身体,如果当时他没有努力隐藏起身体因金发男孩而起的反应的话,那个人会怎么做呢?Lucius会把他一下推开,还是也靠过来?他会不会像Severus一样的硬呢?

妈的。

Severus压抑地呻吟着将手指环上跳动着的勃|起,当情节在他的脑海里一遍遍反复时他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抓着Lucius的手帕的手指在柔软的白色布料上收紧,他弓起身将自己贴近自己的手,在每一下抚摸里用拇指指腹摩擦着顶部。Severus眯起眼睛,在闭起的眼睑之下,他看见Lucius从他的大腿处抬起头看他,舌头慢慢地舔过他的阴|茎,肿胀的粉红色嘴唇上带着那种恶魔式的恶意的微笑。

Severus咆哮着,近乎野蛮地揉弄着他的分|身,然后在一阵强烈得模糊了他的视线的快|感中释放了出来。他死死抓着床单和手帕,在床上弓起身子,嘴里无声地叫着Lucius的名字。

-TBC-

Posted by 两言
comment:0   trackback:0
[【Dear Wizards】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ariesnanako.blog127.fc2blog.us/tb.php/19-b8ac2d1e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