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敢做的人。
[HP翻译]背弃Bad Faith(Prologue)

题目:背弃(Prologue)

作者:nishizono

译者:本Wordy

配对:Severus/Lucius

等级:R

简介:Severus Snape12岁时,Lucius Malfoy第一次对他微笑。

Prologue

Severus Snape12岁时,Lucius Malfoy第一次对他微笑。

那是霍格沃兹三年级开学前的八月份,他的母亲让他独自去对角巷买下学期的必需品。尽管他并不非常喜欢购物,但在家里呆着的这两个月使他万分感谢可以有机会离开一会儿他的醉鬼父亲和神经质的母亲。他甚至不介意光顾折扣店和二手商店,尽管,不可否认,想要光顾高档药材商的愿望总是难以抵挡的。

他刚刚走出一家二手衣袍店,脸上正带着他所能露出的最接近笑容的表情,而坏运气就这么降临在了他的头上——他遇见了James Potter Sirius Black。他立刻准备转身退回店铺里直到他们离开,但已经太迟了。

“瞧瞧那儿,Sirius!那不是我们的老朋友鼻涕精么!”

Potter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挺快活,但Severus足够了解他。Severus扭曲着脸孔紧皱眉头,转身面对着那两个格林芬多。

PotterBlack朝他走过去时,他依旧保持着冷静,然而在Black靠过去戳着他手里紧紧抓着的包裹时,他的心跳拒绝继续和他佯装镇定的外表保持一致。

“噢噢噢,瞧瞧,James,鼻涕精在Gomlin商店里买了点东西。是不是爸爸又把你的学费花在了桶装火焰威士忌上了?”Black嘲笑着,脸上挂着恶意的笑容。

Severus没有说话,他只是抬起眼睛看着Black的脸,Potter在一旁大笑。从一年级开始,他就一直忍受着他们无情的嘲弄,没过多久他就明白了,在他们厌倦或者让他一个人呆着或者某位教授帮着他出来调停之前,保持沉默是最简单的方法。Black的脾气很暴躁,而Severus拥有做出尖刻侮辱的天份,所以要把Black弄得气得快要爆炸并不需要花多大的功夫。

“但你不能责怪亲爱的老爸,对不对?我想,任何一个男人只要有那样一个疯子老婆都会借酒浇愁的。”Potter说到,嘴上还挂着一个自以为是的微笑。

这就是底线。

Severus一直无视他们对于他的家庭经济状况(或者说贫困)所做出的幼稚的侮辱,而在他们嘲笑他父亲酗酒的毛病时,他也几乎面不改色;当他们不知怎么溜进斯莱瑟林的宿舍把他的香波换成烹饪油时,他甚至也表现出了令人赞许的自控能力。但这一次,Potter太过分了。

Severus并不爱他的母亲,至少不是那种表现出来的爱,但是她总是对他很好。更何况,她曾一度是一位极其聪慧而强大的女巫,看着她陷入越来越坏的精神状况里总会让Severus感到心痛。不,Severus并不爱他的母亲,但他相当的尊敬她,他不会允许这个自以为是的格兰芬多小杂种在他面前这样说他的母亲。

Severus将拿着的包裹丢在地下,大力挥着手臂朝Potter扑了过去。就在他的拳头刚接触到那男孩的下巴时,一支有力的手臂卡住了他的脖子猛地把他往后一拉,Potter很不雅观地跌倒在鹅卵石地面上,四仰八叉。在Potter坐起来的时候,Severus奋力的想要摆脱钳制,Potter发了一会儿晕,然后抬手摸了摸他那迅速肿起来的下巴。

“这样可不好,”Black在他耳边嘶嘶地说,更紧地握住了Severus的脖子。

“不,相当相当得不好,”Potter低吼着,晃晃悠悠地爬了起来。当他重新找到了平衡,他怒视着SeverusSeverus正抓着卡住自己脖子的手臂。

Severus可以感到在他挣扎着想要呼吸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开始湿润起来了,然后他眼看着Potter凑过去将一个小小的黑色包裹从他脚下的那堆东西里拽了出来。不,别拿那个,拜托别拿那个,Severus继续无助地在Black的手臂里挣扎着,他绝望地想。

“哦,这是什么,鼻涕精?”Potter顿了顿,将手伸进袋子拿出一个玻璃瓶。他将瓶子举在他们的中间,深蓝色的液体在午后的阳光里散发着光芒。

“你知道,所有人都在说你得到特别许可,这学期就能去上高级魔药课,”Black说到,声音里满是鄙视,“但是James和我就是没法相信这传闻。我是说,高级魔药课对于一个三年级的小讨厌鬼来说过于危险了,是不是James?”

Potter恶毒地大笑起来,他仍然将瓶子举在Severus的眼前。“没错,而且我们并不希望我们的好朋友遭遇什么不好的事情,不是么?”他问。

“不,当然不希望,”Black假装很严肃地答道。

“别-别——”Severus噎了一下,他已经意识到了事情会如何发展下去,他眼里的泪水现在因为一个完全不同的理由而涌了出来。

“什么,鼻涕精?我听不清你在说什么,”Potter的笑容更大了,他扯开了瓶盖上的密封。Severus发出了一声窒息般的哀鸣,但是另一个男孩仍旧继续着,完全不当一回事,“你知道,听说这东西很贵的,但是我猜如果你要上的是高级魔药课的话,那这东西值五个加隆。”

Severus忽然停止了挣动,他惊恐地看着Potter倾过瓶子,瓶子里珍贵的材料洒在了他们之间的鹅卵石地面上。三个男孩一直保持着沉默,最后一滴材料摇摇欲坠地挂在瓶口处,然后滴落在他们脚下的那一小滩液体里。

Black终于放开他的脖子时,Severus几乎没有发觉到他的动作,然而他还是一下子跪了下来,在空气终于再次冲进他的肺部时艰难地大口喘息着。Potter窃笑了一下,伸出了手,空瓶子在他的指间摇晃着。Severus抬头看着它,眼里满是泪水,然后他伸手握住了瓶子把它扯了回来,拿在胸口。

“别那么伤心,鼻涕精。Sirius和我可能刚刚救了你的命,”Potter说,他露出了一个快活的笑容。说着,他把手插进口袋里转过身,漫步着走出了Severus的视野。

“哦,鼻涕精?”

Severus抬起头看着仍然俯视着他的Black

“把这些弄干净——乱丢垃圾是很粗鲁的行为。”Black笑了笑,并且比了比那堆被遗忘了的购物袋。

Severus没有回答,他低下头靠在商店的外墙上,听着Black离开的脚步声。当他确定另外那个男孩已经离开后,Severus将空瓶子用力地掷在鹅卵石地上,瓶子摔得粉碎,他露出了扭曲的痛苦表情。看着玻璃碎片在深蓝色的液体里闪着冷冷的光,他把膝盖拢在胸前,将头埋在手臂里,嘤嘤地哭了起来。

他太过投入于他的悲伤,以至于差点没有听到走近的脚步声。那些脚步停在了几英尺外,然而Severus并没有抬头看一看,直到——

“出什么事了?”来人慢声慢气地问。

Severus吃了一惊,他抬起头,直直地撞进了Lucius Malfoy那双铁灰色的眼睛里。

-TBC-

Posted by 两言
comment:0   trackback:0
[【Dear Wizards】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ariesnanako.blog127.fc2blog.us/tb.php/17-849a9d8d
trackb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