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敢做的人。
[HP翻译]来自阿兹卡班监狱的信件Letters fro Azkaban(1/2)

标题:来自阿兹卡班监狱的信件(1/2)

作者:nishizono

译者:本Wordy

配对:Severus/Lucius

等级:PG-13

简介:“你的老朋友被关在阿兹卡班,而唯一陪着他的只有你这些让人恼火的信。我打赌你一定乐在其中,是不是?”——Lucius Malfoy写在一封给Severus Snape的信中。

Collection 1

~*~*~

S,

我是否敢于问你,你到底是做了什么壮举使得魔法部同意给我这些羊皮纸还有这种奇怪的麻瓜书写工具的呢?不,我想我是不敢的。在你说服别人做什么事后,你总是喜欢在这些事变成大麻烦时还要刮一下别人的鼻子。


也许,我宁愿你能说服他们让我洗个热水澡。

L


~*~*~

Malfoy,

想象一下我有多惊讶,在收到他们新供应给你的东西时,你竟然立刻浪费了第一天的羊皮纸分配额,写信来就一些我没做过的事情指责我。而且,请让我表达一下我的震惊之情,你竟然接着说我做的那些努力还不够——好吧,反正你总是喜欢接受别人为你做的一切,然后还要抱怨说他们怎么没为你做更多。


顺便告诉你,那个奇怪的麻瓜书写工具叫做铅笔——魔法部根本用不着担心你会拿鹅毛笔当武器,用那东西来越狱。

Snape


~*~*~

S,

抱歉,关于这种一个马尔福蹲下身子用那种不仅明显而且野蛮的方式来攻击看守的话题我可不想再继续了。说实在的,Severus,一支鹅毛笔?你确定你对我的了解没有少到已经开始低估我的聪明才智了?如果我要“越狱”的话,我会用一种更巧妙的方法,而不是拿一支鹅毛笔当武器,我保证。


另外,这个“铅笔”相当锋利,足够在动脉上造成严重的损伤——当然,我可不会考虑这种事。


你的老朋友被关在阿兹卡班,而唯一陪着他的只有你这些让人恼火的信。我打赌你一定乐在其中,是不是?想嘲笑我就笑吧,Severus,想嘲笑我的话,就笑吧。

L


~*~*~

我最可怕的前任同志,

得知你认为我会嘲笑你可真让我难受,Lucius。真的,很难受。而且,我对你的“聪明才智”的尊重也完全没有消失——确实,你不能让本来就不存在的东西消失。


对于信纸上的水印,我道歉。给你写这封信时我正在泡澡,你瞧,就算是最高级别的干爽咒语也没法防止墨水化开来。


你最真诚的,

Severus Snape


~*~*~

我最亲爱的混球,

得知你在洗澡时想着我,我深感荣幸。


沾沾自喜的,

Lucius Malfoy


~*~*~

L,

我倒是希望可以完全不想你。


S


~*~*~


Snape,

我,我——我让你生气了是不是?


Malfoy


~*~*~


L,

鉴于你所有的缺点,毫无疑问你让我生气的本事还从没失败过。


S.


~*~*~

S,

你这种突然的敌意可真让人不舒服。不做个混蛋就让你这么难受么?


L


~*~*~

L,

我向你保证,这种“敌意”可一点都不突然,虽然我敢说它让你感到的不舒服和你让我感到的是一样的。


S


~*~*~

Severus,

我很宽容。

虽然我尝试了,但我还是不明白你这种突然转变的态度是怎么回事。我知道,我们总是容易对对方苛刻,但多年来我从没感受过你的这种敌意。如果你坚持要生我的气,请你至少向我解释一下原因。


提醒你一点,我并不是想要保护你脆弱的自尊——我只是不想失去唯一的娱乐。


Lucius


~*~*~

Lucius,

是的,我对你来说不过是娱乐而已,不是么,我一直是你和你那群纯血统朋友们的娱乐和消遣。可惜的是,Lucius,你的冠冕已经失去了光泽,你的王朝已经毁了,而我再也不是谁的玩物了。那一个我,那个愿意受疯子摆布的我,早就和Dumbledore还有黑魔王一起死了。


别再写这些没意义的信了。现在我对你毫无用处,你对我来说也向来如此。


Severus


~*~*~

Severus,

你知道的,我很少会说不出话来。但是,我现在真的是无言以对。


你从来都不是一个玩物,Severus,至少对我来说不是——别人是不是这样想我不敢说。我知道,我们对对方做出过很残忍的事情,但对我而言,我早就原谅了你,因为我明白我们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生存。在我们都被那个唯一的目标就是根除非纯血统的暴君监视的时候,我怎么可以对你平等相待呢?


我们都知道你有出色的逻辑能力,用它想一想,不要用那个被拒绝的十七岁男孩的思维。


Lucius


~*~*~

Lucius,

我向你保证,那个十七岁的男孩并没存在多久。我建议你把他忘了,就跟当年一样简单——把他成长成的那个男人也一并忘了。


也许你应该继续努力对我“无言以对”。


Severus


~*~*~

Severus,

不。

我不能再保持沉默了,而且我也不会忘记那个十七岁的男孩。他依旧存在,在你给我的每一封信的字里行间里同我说话。也许他被忽视了太久,以至于你看不见他了,但是我能从你的话里听见他的声音。


Severus,你知道我一般不会那么直接坦白,所以请你仔细读下面这段话。如果,在深思熟虑之后,你仍然希望和我停止通信,那么我别无选择,只能接受。我对你唯一的希望就是,你能好好听一听我想说的话。


二十年前我对你做的事情的确非常卑鄙。我知道。相信我,如果当时我能够向你解释的话,我会的——我也知道,想让你相信我接下来要写的就是我当初不能对你说的话,这个想法很蠢。这么做会让我们俩都陷入危险。


我知道在你以为我没察觉时,你是用哪种眼神看我的。我从没有告诉过别人,这是为了你好;如果别人知道的话,你的遭遇会更不愉快。他们并不认为你是个玩物,他们把你看做一个奖品——在我们的小圈子里,那是为数不多的几场可怕冲突的原因。我,我自己,因为胜利而光荣负伤。


我曾对你做过一些错事,是我而不是他们,但我不可能因此要求你感谢我。在背叛了你的信任之后,我也无法期望你能相信我,鉴于当时我所知的之后要受的控制,我已经尽可能地对你仁慈了。我不会要求你想象在第二天早晨送你离开时,你的眼神让我多痛苦。


我已经没地方继续写了。希望他们每天能多给我几张羊皮纸,希望在我这么说的时候,你不会觉得我不知感激。


同时,我拒绝忘记那个十七岁男孩长成的男人。又一次,你的期望我无法达成。


Lucius


~*~*~

亲爱的Severus,

今天他们给了我两张羊皮纸。而讽刺的是,除了谢谢,我想不出还要对你说什么。


你最真诚的,

Lucius


~*~*~

亲爱的Severus,

我用了两张羊皮纸,昨天的那张,还有今天的这张,用来写信给Draco。我只希望他会读我的信。我想我和他有很多的话要说,就跟我和你一样。


真诚的,

Lucius


~*~*~

亲爱的Severus,

他给我回信了——只有一行,嘲笑我用麻瓜的写作工具写信。我给他回了封信,详细说明了我准备拿这个“铅笔”当武器逃出去的计划。


当然,我想如果我能让自己不再用铅笔写字的话,前面提到的那个计划会更有可行性一些。


真诚的,

Lucius


~*~*~

亲爱的Severus,

我的聪明才智依然大有用处,我已经用“剩下的面包皮计划”代替了“铅笔计划”。


你笑了,可你一定也没有因为掉了片面包在脚趾上而受伤。


我想,把这里的面包当做游走球使用会很不错。


真诚的,

Lucius


~*~*~

亲爱的Severus,

我说了想要组织一支监狱魁地奇队伍的想法。我建议我们可以叫做阿兹卡班天使队。看守们并不高兴。


真诚的,

Lucius


~*~*~

亲爱的Lucius,

你真是可笑。


相当真诚的,

Severus


~*~*~

亲爱的Severus,

所以你对我可笑想法的惩罚就是贸然结束我心目中非常棒的监狱魁地奇事业?现在我们的游走球变得软了一点,能吃了,所以我们要怎么玩魁地奇呢?


你会付出代价的,Severus Snape。


愉快的,

Lucius


~*~*~

亲爱的Lucius,

我知道你想干什么,那是行不通的。


真诚的,

Severus


~*~*~

亲爱的Severus,

的确是行不通。


感谢你的,

Lucius


~*~*~


Collection 2

亲爱的斯莱瑟林的混蛋王子,先生,

你真是让人受不了,你知道么?


今天下午我和Draco聊了一下;我们碰巧在对角巷遇到了。他看上去很好,至少比我上次见他时要健康了一点。他似乎从抑郁的情绪里恢复了过来,因为他对自己的N.E.W.T.成绩做了一番不怎么高明但相当得意的评价。我想你给我们俩的信除了让我气得要命以外,还有点别的用处。


真的,我有时会想我上辈子到底犯了什么可怕的错以至于这辈子要忍受两个傲慢无礼的Malfoy。


真诚的,

混血王子


~*~*~

亲爱的备受折磨的拜伦式英雄,

我当然知道。如果我被剥夺了激怒你的乐趣,那我的生活就没多少乐趣可言了。


我为Draco感到骄傲,即使我从未怀疑他会做的很好。毕竟,他是个Malfoy。


说到Draco,他让猫头鹰给我送了封相当有趣的信,关于你购物时的伙伴。说真的,Severus,你和Lupin一起买东西?


真诚的,

傲慢的贵族


~*~*~

亲爱的自命不凡的纯血统先生,

好吧,对于我的冷漠会成为你提前死去的原因这一点我感到很抱歉。你可以把自己提升为“能让人时刻愤怒的官员”。


Lupin是个很不错的购物伙伴。难道你要我和…嗯…Pettigrew一起去拜访当地的药剂师然后一起去喝酒?


真诚的,

生气的魔药教授


~*~*~

Severus,

Remus Lupin在任何事情上都不是个合适的伙伴。你难道完全忘记他是个狼人了么? 至少小矮星Peter能够控制住自己的变身,而且在他变成动物时还能被关在笼子里。


另外,Lupin是我见过的最无聊的人。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而跟那男人一起去喝酒的呢?在我们认识的这二十年里,我从没见过你如此投身于一段关系之中。


Lucius


~*~*~

Lucius,


尽管我非常感谢你对我的担心,但你有没有想过你也许有点太戏剧化了?一般人可不会把你所说的像Lupin一样的那种暴力且危险的生物形容为“无聊”。


当然,我一点也没觉得他无聊;他很温和,也许有时候有点怯懦,但绝不无聊。你知道的,我对愚蠢的忍耐力特别低。那么根据这种逻辑,我怎么会浪费时间和没脑子的人聊天呢?


而且,如果他失控的话,我还能用口套和皮带制服他。


Severus


~*~*~

Severus,

用口套和皮带制服他?别告诉我你的标准已经下降到这种程度,以至于你可以容忍让那个肮脏、邋遢、无聊的家伙碰你?这个想法可真是让人恶心。


真的,自从我撞破Draco和Blaise的幽会以来,我好久都没这么愤慨了。


我不是在开玩笑Severus。你对伴侣的选择对于逻辑能力和品位都是一种侮辱。我可不希望因为你逼着我把你从你自己手中救出来而再次入狱,但是我会尽我所能来捍卫这种规矩的。


Lucius


~*~*~

我最亲爱的敏锐鉴赏力的捍卫者,

我多希望能够告诉你,当我想起你看到自己的独子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时的可怕表情,我是多么多么的愉快。


极其开心的,

顽固的没品的人


~*~*~

S,

我想我说得很清楚了,我不是在开玩笑。

我向你发誓,Severus,四天后就是我的假释听证会,如果在那之前你还没有停止和 Remus Lupin的交往,我将亲自让他在之后的两个礼拜里只能吃流食。


非常不高兴的,

L


~*~*~

L,

四天后就是你的假释听证会?你是凑巧忘记提到这件事情还是故意不告诉我的?


更要紧的是,你打算告诉我了么?


S


~*~*~

你瞧,为了给你回信,我把最后一张羊皮纸撕碎了。

你现在满意啦,你把我逼得要靠破坏无辜的东西来发泄了。


不,我不打算告诉你。

L


~*~*~

L,

就这出闹剧而言,我相信我已经了解我想知道的事情了。


S


~*~*~

Severus,

你不明白。


Lucius


~*~*~

L,

我非常明白。


S


~*~*~

S,

不,相信我,你不明白,我也无法在这么小一张羊皮纸上向你解释清楚。明天我会告诉你更多。


L


~*~*~

亲爱的Severus,

就在刚才。就好像我的尊严被侮辱得还不够一样,我现在被逼的只能拿厕纸和麻瓜的铅笔给你写信了。我能想象你脸上那个得意的假笑,你这个大混蛋。


不,我并不打算告诉你我的假释听证会的事情,但并不是因为我想要避开你。


我一直试着接受这个事实,那就是我不打算告诉你的原因是因为由于我的傲慢,我并不确定他们会放了我。与你所想的相反,哪怕只有一瞬间,我也不会冒昧地想象你会因为魔法部拒绝了我的申诉而感到失望。然而我承认,而且我不许你等下刮我的鼻子——如果我的假释被驳回了,我会感到非常失望。因为那意味着在我可以想像再次见到你的乐趣之前,我还得在这个讨厌的地方再呆上五年。


我不打算告诉你我的假释听证会的事情,因为我一点也不想让你发现哪怕一丁点我的可怜的希望,我希望在我突然出现在你家门口时,你会很高兴见到我。


别再和Lupin约会了。


你的,

Lucius


另外,别再朝我挑眉了,真令人生气。


~*~*~

亲爱的Lucius,


我从来没和Remus Lupin约会过,从来都没有。


你的,

Severus


另外,我保证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Severus,

我必须得再说一次:你真是个大混蛋。


你竟敢让我相信你在和Lupin约会?真的,Severus,在过去二十年你对我做的所有事情里面,这是最无礼的一件。我都找不到词来形容此时此刻我对你有多生气。


我是不是真的对你那么残忍,以至于现在要受这种不公正的对待?你不仅让我相信你在那么多生物里,选择了一个狼人展开一段不光彩的恋爱关系,你还故意任其发展直到我别无选择只能毁掉自己最后一丝体面。那一次我在厕纸在写信给你,Severus。我确信我能听见我家祖先的画像在马尔福庄园里因为我的亵渎而大吼大叫。


毫无疑问你是我所见过的最狡猾,最阴险,最会骗人,最坏最讨厌的男人。


Lucius


~*~*~

Lucius,

对于一个没有多少词来表达他的愤怒的人来说,你这段话相当令人印象深刻。


现在,如果你发完脾气了,就让我来说明,我从来没说过我在和Remus Lupin约会。你总是会仅仅按照自己的想法就匆忙下定论——我告诉你,当我提到口套和皮带时,我脑子里完全没有性意味的误导。


另外,他很可能是我见过的最无趣的酒伴。


愉快的,

Severus


~*~*~

Severus,

别给我装无辜,你这只狡猾的老蝙蝠。我确信你想要误导我,而且我现在觉得你的确是可以想象出的最讨厌的家伙。


你的,

Lucius


~*~*~

亲爱的Lucius,

也许我是个讨厌的家伙,但这很有用。


你的,

Severus

~*~*~


-TBC-
Posted by 两言
comment:0   trackback:0
[【Dear Wizards】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ariesnanako.blog127.fc2blog.us/tb.php/10-227414c2
trackback